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啃书人 > 仙债难偿

109 闯鬼狱

仙债难偿 | 作者:云剪水 | 更新时间:2018-06-13 13:56: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域剑帝重生都市至尊带着农场混异界玄门真祖我的极品护士老婆巫师再临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花都最强医神我的完美御姐老婆万界微信红包群
  南灵歌满腹心事的到了鬼狱门前,用小小的石刀无声的开启了大门。

  门内漆黑一片,南灵歌将手缓缓伸进去,感觉就好像手臂突然失踪了一样。

  她遇过不少次绝对的黑暗,对没有哪里像鬼狱一样,黑暗仿佛带着重量,沉甸甸压迫着手臂。

  她也不知道自己进去会有什么结果,只是她应该是最后一个进入鬼狱的‘人’了。

  有件事说来有些奇怪,就是她从来没想过要给自己炼一个后人。

  可能早在很久以前她便觉得没有必要了罢。

  也就是说她将是鬼境最后一个王体,以后再不会有了。

  南灵歌在门前沉默了片刻,微微一笑,拎着扼灵踏入了鬼狱之中。

  大门在她身后无声关闭,将她隔绝在了一个漆黑的,寂静而沉重的世界之中。

  在这片黑暗之中,不管什么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

  哪怕只是衣料的摩挲声也响的像是怪物的尖叫。

  咚咚咚……

  南灵歌的脚步声如同擂着巨鼓,每一步下去,似乎连空气和地面都在跟着震动。

  灵心镯很安静,扼灵也很安静。

  刀灵现在不爱搭理她了。

  因为不管他说什么南灵歌都不听。

  不让她下归池她偏要下归池,不让她进鬼狱偏要进鬼狱。

  刀灵曾愤然道:“我若说让你好生活着,你是不是立刻便会去死?”

  南灵歌回道:“当然不会,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那你怎么就不肯听一句人话?当初你下归池得了仙尊相助才保住小命,现下又想去鬼狱,你该知道没人能够闯进鬼狱去救你罢?”

  “不是还有你么?你当初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情哪去了?”

  南灵歌一句话将刀灵差点噎死,于是便懒得理她,由得她舍生忘死的折腾。

  赤夸则觉得应该提前想想退路了。

  鬼境真闹起来,仙界肯定会出手,到时候正好趁机连根拔起,让这个不敬天地的存在彻底消失。

  南灵歌想着要与上天重订契约,给鬼境一个重生的机会,莫说老天不会答应,就是鬼众们也不会甘心。

  他们要是愿意转世投胎重新开始,就不会冒险进入鬼境了。

  说到底,他们还是想不开啊。

  进入鬼境确实能带着生前记忆继续修炼,虽不能成仙但能重生,能够继续拥有漫长的生命。

  若转世投胎谁知道会变成个什么样的人?

  短短几十年的生命里便要体验生老病死,各种人情冷暖……

  南灵歌进入鬼狱时,赤淆早已经离了鬼境。

  被赤错一误导,赤淆便以为南灵歌已经出了鬼狱。

  又没人规定从大门进便一定会从大门出对吧。

  就像归池一样,谁也不敢下去送死,她还不是下了两次都好端端的,第一次还借机遁出了鬼境。

  赤淆便以为她又偷偷摸摸跑了,于是便马不停蹄的出去寻找。

  他一向都觉得南灵歌是个极聪明的。

  即便有时看着鲁莽,却总是能他耍的团团转,不管做什么也都会留一些后手。

  便是在最危急的时候,也会用一部分修为护住自己的魂魄碎片,等待他人相救。

  而且她的大运总是好的,赤淆觉得就是全天下的人都死光了,南灵歌也不会死。

  只是不知她到底想干什么,这一回又跑去了哪里。

  等他找到了她,一定会给她好看。

  原本他还有些放心不下鬼境,但是赤错既然现身了,那么他便不必担心了。

  在管理鬼境这一方面,他与南灵歌加起来也不如赤错。

  于是他便潇洒的走了。

  第一个要找的地方便是南谣峰。

  用的方式仍是硬闯。

  南谣的结界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阻挡,只是那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老头比较烦人。

  “又是你!”

  他才一闯上山,两位掌门便跳了出来,一照面只说了三个字便大打出手。

  对于他这个拿南谣当自家后院的邪魔歪道,两位掌门觉得根本不需要客气。

  两个老头很难缠。

  一个正面相抗,另一个就在背后偷袭,令赤淆烦不胜烦。

  而每当他要出杀招的时候,两人便有致一同躲进浓浓的白雾之中,之后又一起偷袭于他。

  山上的雾煞很好的替两位掌门当了帮手,赤淆在其中不能视物,两个老头却是如鱼得水。

  这也是上一回赤淆被缠住的原因。

  这一回也是一样。

  若是正面相抗,没有碍事的雾煞,击败两位掌门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有了雾煞,便只能胶着。

  赤淆被缠的恼怒,便又像上回一样放声大喊:“南谣仙尊,你给我滚出来!”

  这招好使,喊了几声之后,一袭白衣便翩然而来。

  “下次他再来你二人不必理会,安心闭关便是。”

  安抚并送走了愤愤然的两位掌门,风华忌对着赤淆微微一笑:“鬼主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南歌呢?把她交出来。”

  赤淆拎着长刀,衣发齐舞,煞神一样立在滚滚浓雾之中。

  风华忌微微一怔:“她又不见了?”

  赤淆硬梆梆道:“废话,难不成我来找你叙旧?”

  风华忌淡淡道:“若是叙旧倒也欢迎,只是灵歌不曾来过南谣,你还是去别处寻她罢。”

  赤淆狐疑道:“真不在此?”

  风华忌长眉微微一挑:“骗你作甚?”

  赤淆瞪着风华忌,风华忌负手而立,大方方的任他看着,好一派光风霁月的模样。

  赤淆看了一阵,觉得风华忌应该不会骗他,悻悻然收了刀便走。

  片刻后雾煞中传来硬梆梆的声音:“喂,把你这破阵撤了。”

  风华忌摇头一笑,挥手散了雾煞,看着赤淆脚下生风的下了南谣山。

  “她又跑去哪里了,怎么总是不肯安分?”

  风华忌喃喃自语,负在身后的手中把玩着一块鸡蛋大小的黑色石头。

  原本乌沉沉的石头如今泛着冰寒的冷光,像是利剑之上的锋芒。

  “她能去哪呢?”

  风华忌思量了片刻,飘然跃于云端,向着南谣城赶去。

  赤淆的目的地也是南谣城。

  他早看出南灵歌对风南白态度不同,亲昵的让人恼火。

  好似只有在风南白面前,她才是最放松最惬意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怒,时不时还露出小女儿般的娇憨之态,让他嫉妒的不行。

  比风华忌还让人嫉妒。

  前次听闻风南白住在国师府,赤淆便直接寻了过去。

  礼节什么的赤淆不懂,到了国师府前直接将大门敲的叮咣乱响。

  来开门的小童气的横眉竖目,看样子原本是要骂人的,可是一见赤淆的模样,立刻便转身跑了,边跑还边喊:“师父不好了,有邪魔杀上门来了……”

  邪魔?

  赤淆不屑的哼了一声,大步迈进国师府,才一踏进府内,立刻便受到了剑阵的攻击。

  乌鸦鸦一片剑雨铺天盖地袭来,赤淆冷笑着挥刀,一阵激烈的噼啪声后,无数长剑变成了碎片,凄惨惨的躺了一地。

  “雕虫小技也敢现眼。”

  赤淆撇着嘴嗤笑一声,拎着黑漆漆的大刀继续往里闯。

  才走了两步,便有一袭白衣飘然而来。

  还未看清来人相貌,赤淆便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他讨厌穿白衣的,特别是穿白衣的男人。

  一个个都好像觉得自己有多么高洁悠远似的,实际上,呸!

  因为心情不爽,赤淆根本不管对方是谁,扬着大刀便劈了过去。

  对方好似有一霎的怔愣,却是反应极快的避了开去,二话不说便与他打了起来。

  只一瞬间,整个国师府前院便灵光与煞气乱飞,打的草木横飞,池水翻涌,墙壁与房屋也被损坏的惨不忍堵。

  赤淆已经看出来人是风南白,却是没有收手的意思,反倒是越打越兴奋,出手也越来越凌厉。

  赤淆与南灵歌一样,出手没有那么多花式,基本就是一招,劈!

  不管对手用什么术法,只管扬刀大劈大砍,从没有闪避这一说。

  令他想不到的是风南白居然也不闪避,而且还不用武器,就凭一双手掌与他以硬碰硬。

  每当灵光与煞气碰在一起,便爆出一声巨响,混在一起像无数利箭般向两侧飞去。

  赤淆一刀劈下后兴奋的叫道:“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快快认输。”

  他一个在人间算来活了千多年的老妖怪,自然不是风南白能比的,就算他未尽全力,风南白也支撑不了多久。

  可风南白并不理他,仍是凭一双手掌与他正面相抗。

  “欺负晚辈不太好吧。”

  风华忌不知是刚到还是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直到风南白要露败相了才现出身来。

  赤淆顺势收手,嚣张的一扬大刀:“不服你来。”

  说完转头对风南白道:“你不错,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比你们南谣那位仙尊强多了。”

  一句话,令那两位不管是被夸的还是被贬的,都微微黑了脸。

  风华忌淡淡道:“鬼主可知打坏了东西是要赔的,而且擅闯国师府可是重罪。”

  “不赔。”

  赤淆一撇嘴:“有本事你捉了我去治罪。”

  “鬼主要找的人不在这里,还是莫要浪费时间,快去别处寻罢。”

  风华忌微微摇了摇头,懒得与他讲道理。

  赤淆拧着眉道:“她不在这?那她去哪了?”

  风南白早在赤淆来时便觉得不对,便也将眼神转向了风华忌无声询问着。

  “天下之大,她能去的地方太多。”

  风华忌淡淡道:“再说人是鬼主看丢的,为何要来问我?”

  “南歌没来寻你?”

  赤淆转而向风南白求证。

  风南白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师妹发生了何事?”

  “没事,就是有事也是我鬼境中事。”

  赤淆扔下一句话转身扬长而去。

  他的寻魂术寻不到南灵歌,要么是她离的太远,要么就是她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赤淆猜不到她能去哪,便只有到处乱找。

  同样的,风华忌与风南白也猜不到她去了哪里。

  赤淆走后风华忌道:“你不是可以与她传讯么,问问她去了何处罢?”

  风南白目光奇异的悄悄看了风华忌一眼,很快,快的连风华忌都没察觉。

  他可不认为风华忌是专程来国师府看他的,如此说来,他这个师祖啊,是不是对南灵歌太过关注了?

  片刻后风南白微微皱着眉头道:“找不到师妹,她应是在一个完全隔绝了灵气的地方。”

  他的两个坠子不管相隔多远,只要一方呼唤,另一方不管是否回应,都会有微弱的感应。

  当初南灵歌在鬼境归池中两人交流也没有阻碍。

  现在却连一丝感应都没了。

  “唔……”

  风华忌若有所思。

  风南白亦若有所思。

  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地方。

  鬼狱!

  这时身在鬼狱之中的南灵歌正陷于苦战之中。

  前一刻她还在为自己擂鼓般的脚步声而烦恼,转瞬间便被一大群怨灵扑了过来。

  怨灵没有神智,只知道疯狂攻击。

  刚开始南灵歌还算游刃有余,没费多大力气便收了一波怨灵。

  可接下她便发现怨灵越来越强,越来越多,渐渐还好似有了实体,撞在身上像被巨石砸到一样。

  而且它们悍不畏死,便是被斩成两段或数段,也能继续攻击。

  她收灵的速度因此而减慢,受到的攻击便越来越多,收灵便越来越慢……

  没多久便累的气喘吁吁,眼前发花。

  更糟糕的是不光身前身后和头上到处都是怨灵,就连脚下也没能幸免。

  她若站着不动,便会有铁箍一般的爪子死死抓住她的脚踝,她若动了,便会撞上无数阻碍。

  那一双双看不见的爪子,尖利的铁刺一样,在她腿上抓出许多伤口,还差一点刺穿她的脚掌。

  还有几次似乎被咬到了,南灵歌只顾着劈砍和收灵,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少了多少块肉。

  好在她不是肉身,否则现在就是流血也流死了。

  刀灵这时已顾不得再埋怨她不自量力了,全力施展自己的能力之际扬声而道:“快将赤夸放出去帮你,否则你撑不了多久了。”

  南灵歌喘着粗气道:“不行啊,师父出来可能会死,鬼狱只有王体才能进来。”

  刀灵大吼:“那不过是传说而已,你要是死了我与赤夸岂不是要一辈子困在鬼狱之中了?快放他出去!”
仙债难偿最新章节http://www.kenshuren.com/xianzhainanch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话穿梭妖春秋重生之魔王时代军婚100分:重生校园女王神魔空间设计师末日死亡日记现世阴阳谱锦绣弃妻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我靠看电影获取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