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啃书人 > 横刀

第二百五十八章、非鱼

横刀 | 作者:太上小君 | 更新时间:2018-06-13 22:11: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超强小农民财色无双器焰嚣张乱入之王至尊重生娘亲在上:腹黑爹爹,缠上瘾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武极帝主逆天神医极品女鬼收容所
  李长安与黑衣道人的争斗陷入胶着,他虽落入下风,只是黑衣道人那六臂法术显然消耗不小,打了这一阵,他依旧满脸忿怒,也隐见疲惫。

  段红鲤又对郡王道:“既然知道内情,如何还阻拦我们?”

  郡王打量着段红鲤,却越看越觉不凡,心说秦流月的容貌没变,却多出了一种格外吸人目光的气质,想到昨夜传出的“囩囦”,“乂二”之对,又想到方才她一言点破国师卦辞,不由心道:“世间竟有此等奇女子。”

  他淡淡道:“此人行刺王室,按律当株连九族,你是与他关系匪浅,也是死罪。不过,现在本王却想,也不是不能给你留下性命的机会。”

  他淡然立着,等段红鲤出声乞求,只是段红鲤却只是瞄了他一眼,目光就不再停留,让他好生不自在,清了清嗓子,威严道:“你若跟本王走,本王便下令不杀你,至于他……他仍要死,不过本王破例,可允他在本王身边效力十年。”

  段红鲤笑了:“让他为你效力,等不到十年,你便巴不得想送走他了。”

  李长安凝神与黑衣道人交战,也没琢磨段红鲤的语意,此时,他终于觅得一丝空闲,将心神沉入八荒刀,那四臂在他眼中变了模样,原来是四道流萤一般的微光连接着四尊法器与黑衣道人的身体,这时,黑衣道人又紧逼过来,李长安却没管法器已袭向自身,转刀砍那四道光线。

  在旁人眼中,一柄法剑已削至李长安颈边,而他却斩黑衣道人一臂,怎么都是以死换伤的打法,只不过一刀下去,黑衣道人的手臂却连通法剑忽的化作虚无,他怒火腾腾的五官一滞,面如金纸,其他三臂也随之消散。

  忿怒法相被破,黑衣道人实力骤减九成,连忙后退。

  李长安并未趁胜追击,动用八荒刀斩因果时,他精气神消耗甚剧,这是他人主场,不可恋战。

  这时,不远处传来喧哗声,一道赤影从屋顶上纵跃而来,迅捷如风,它落地撞开数个刀兵停下后,众人才能看清它火焰似的毛发,森森尖牙。

  李长安翻身骑上赤豹,拉着段红鲤的手,将她护在前方,拍了一下赤豹脑袋:“怎么来这么晚?”

  上一刻还威风凛凛的赤豹一缩头,刚要解释,李长安有沉声道:“废话少说,先走。”

  赤豹纵身飞奔,转瞬冲出数十丈远,郡王大怒下令放箭,出弦的弩矢都比赤豹慢上一分。

  横穿街市,百姓受惊连声惊叫,鸡飞狗跳,段红鲤的簪子被赤豹带起的风吹走,长发散开随风飞舞着,却笑得开心,摸了摸赤豹的头:“再快点儿!”

  赤豹本生性高傲,只是被李长安打服,怎会听一女子的话,但段红鲤的言语中仿佛蕴涵着摄人心魄的力量,它下意识一咬牙,铆足了劲狂奔。

  这时凡人已看不清赤豹的模样,有修行人见到赤豹背上的李长安,也知道此妖已被收服,没人出手。

  到十丈高的城墙边,赤豹亦如履平地,笔直攀上,二人一豹出城,扬长而去。

  傍晚时分,赤豹在莽苍山外停下,山中经冬的冰雪化入孽龙渊中,滔滔滚滚,声如雷动。

  站在渊边,段红鲤挽着李长安的手臂,昨夜过后,二人间仿佛所有隔阂都消失了。李长安偏头,莽苍山在星夜中沉睡,那里遍布着他和她的足迹,他问道:“为何要不告而别?”

  段红鲤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若合胃口的便能留人,而散得早些,反而更有余味。”

  李长安感慨道:“出山这阵子,看来你学了不少东西。”

  段红鲤轻声道:“人间万象,纵使穷尽光阴也学不尽。”

  李长安道:“多学无益,本心不变就好。”

  段红鲤笑道:“说得好听,你的本心是什么。”

  “是你。”李长安转头看着她,“我修道不久,只想自己能不受拘束,能活得自在,只是有大恩未偿,却怎么也自在不了,向来都不知自己求的是什么。在葬剑谷中与你相处,是过得最自在的一段时日,我求的是自在,求的便是你。”

  孽龙渊的咆哮也掩盖不住最直白的情话,星光在滚滚江水中被搅乱了,岸边柳树下、芦苇丛里飘舞出群群飞萤,一片薄云遮盖了月光,为夜色中的二人留下独处的空间,赤豹知趣打了个转身,纵入山林。

  “我记下了,你说的这些。”段红鲤和李长安对视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看不透她的心思,不过她又补充了一句:“每一个字。”

  “跟我回山吧。”李长安说。

  段红鲤道:“你甚至不知我的来历,你就不在乎我是……”

  李长安笑了笑,打断了她:“当我第一次拿起刀时,便不再在乎生死,至于其他,也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段红鲤却转头看向江面。

  “下山后,我听人们常把女子比作水,弱水三千……”她看着那些浪花在星光下不断变换形状,“都各不相同。”

  李长安道:“你也是其中一渠。”

  “我也是其中一渠。”段红鲤笑了,轻轻挣开他的手,“但若被你装在瓶中了,你还会在乎么?”

  “当然。”李长安笃定道。

  “但我没法想当然。”段红鲤道:“上回走的时候,那首曲子你还没听完,不如,就今夜罢,我可答应过你了。”

  李长安叹道:“你还是不愿留下。”

  “你我同在天地中,难道只有在你身边才算留下?”段红鲤不知从哪掏出一根笛子,递给李长安。

  “这是……”李长安见笛子的模样,伸手向腰囊摸去,可自己那根笛子还在。

  段红鲤道:“下山后我在市集买了竹笛,但音律与你那根不一样,后来寻乐师调音,才知道你原来定音不准。不过,谁让我习惯了呢,便仿着你原来的,自己做了一根。”

  李长安道:“真是一模一样。”

  “多稀罕。”段红鲤嘲笑地看了他一眼,“我唱,你和,若跟不上就算了。俊来城有精研音律的乐师,纵使没听过的歌,也能信手弹出合拍之曲。”

  李长安苦笑摇头,“我若精通音律,也不会定音不准了。”

  段红鲤道:“这我却管不着,别人能做到的,你也可以。”

  不等李长安回答,她一挥袖,便坐在渊边,低眉唱了起来。

  李长安横笛唇边,仿佛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一刻,他在葬剑池听到水声,看到的那一抹红影,歌声在滚滚江声中飘摇。

  “君为江上影,妾是影中鱼。

  日宿芙蕖下,夜听水畔笛。

  拂波扰明月,弄影入清渠。

  何必识沧海,沧海不知余。”

  初见时曲终于此,此时夜色依旧,已非故地,却仍是故人,为他续上未尽之曲,她继续唱道:

  “君来江渚上,江柳垂一丈。

  折风飘零处,年年赠断肠。

  本来江湖客,今做曲中人。

  与君歌一曲,夜阑春灯深。”

  歌已不同,李长安也吹出了不同的曲调,这时他放下笛子,段红鲤投来深深一望,李长安道:“荒郊野外,何处有灯?”

  段红鲤抬手指天,薄云散开,明月已现,她道:“此处有灯。”

  二人对视一笑,笛声复响,歌声又起。

  “灯深尽渔火,笛远送飞红。

  初闻明月下,复听水月中。

  秉烛觅幽声,垂帘听绮梦。

  世间三千事,俱与浮云同。”

  月兔西移,群星明灭,李长安眼中的她坐在夜色下,夜色仿佛也变得撩人。

  这一夜若能永恒便好,但光阴若指间流沙,挂念愈深抓得越紧,就消逝得越快。

  待到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时,仿佛也只过去了一瞬。

  段红鲤起身走入江中,李长安欲扔开竹笛,却又不舍破坏此曲,江中,她回头莞尔一笑,唱道:

  “妾是江中影,君在江边停。

  江湖两相忘,良夜有时明。

  夜明朝将至,汝且自归离。

  吾随碧波去,天地一红衣。”

  遂逐浪而去,青天碧水,一袭红衣。
横刀最新章节http://www.kenshuren.com/hengd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爸爸真是召唤师影视之最强穿二代九瞳至尊萌宝直播:全能妈咪,超给力!家有妖妻神域帝主我妈是剑仙死界之门西游之白衣秀士透视村医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