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章 你是我的亲叔(1 / 2)

加入书签

“这朵花如此娇艳,差一点比得上我风情万种的大姨了,如果这朵花戴在大姨的头上,那才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小姨,这个洋娃娃如此可爱,如果小姨你抱上这个洋娃娃的话,将会更加可爱......”

杨大器的嘴里如同抹了蜜一般,拼命讨好楚晓燕与龙飘飘,这家伙嘴巴很甜,讨好的方法更是层出不穷,连一向以冷艳著称的楚晓燕的脸上都挂上了久违的笑容。

凌云知道,楚晓燕的笑容也是发自真心,绝不是以前那样故意装出来的,至于龙飘飘,怀里抱着一大堆jīng美的玩具,更是玩的津津有味,她与杨大器也彻底冰释前嫌。

凌云看了暗自微笑,杨大器这厮长相英俊,当然他还没有自己英俊,不过在年轻人之中也算中上之姿了,再加上他嘴巴够甜,应该很容易讨年轻女孩子的欢心,如果他不用旁门左道的手段,其实也可以掠取绝大多数女孩的芳心。

突然,一阵劲风飘起,十几名黑衣人挡在了楚晓燕与龙飘飘身前。

龙飘飘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sè,她知道有些人终于按耐不住要出手了,自己在大街上转了十几天,终于有了收获了。

楚晓燕则将目光投向凌云,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凌云向楚晓燕使了一个眼sè,叫她以不变应万变。

那些黑衣人自中闪开,凌云的一个老熟人站到了凌云的面前,并一脸狞笑的说道:“小白脸,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凌云看了一眼,对面那个人竟然是头几天被免了少将军衔,赶出基地市的赵雄。

按理说,此刻赵雄应该已经离开了基地市,却没想到这人今天却与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一起。

凌云点点头说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便觉得你这人贼眉鼠眼不是好人,我才将你赶出基地市.....想不到你竟然与头段时间大量少女失踪一案有关,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直接杀了你了......”

赵雄倒没有否认这件事,以前他虽然不是沈铁旗的人,但为沈铁旗的人捕捉大量的少女提供了方便,他本人也得到了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

如今他被基地市赶出军方,才彻底倒向了沈铁旗。

听了凌云的话,赵雄得意的说道:“当初你有机会杀我,却没有杀我,那是你自己蠢,如今我却绝不会放过你....”

“赵雄,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小叔无礼,我杨大器决不饶你!”

凌云还没有说话,杨大器便跳了出来,对着赵雄,露出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一见杨大器,赵雄顿时火冒三丈。

他过去与孔武私交不错,才在接到孔武的通知之后,在第一时间感到了金星公会总部,一见面便毫不留情的斥责凌云。

虽然他是为了与孔武的交情才去的金星公会,说到底也是为了帮杨大器的忙。

如今杨大器却认了这个小白脸当小叔,先前调戏的两名女孩则成了他的小姨,赵雄自己却落了个被军方开除,并赶出基地市的下场。

推根溯源,这一切都是杨大器引起的。

如果说赵雄最恨的人是凌云的话,第二个恨之入骨的人便是杨大器,至于楚晓燕与龙飘飘只能排在第三。

一见杨大器,赵雄顿时火冒三丈,并大骂道:“你这个反复无常、忘恩负义的贱骨头,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杨大器从容不迫的说道:“我怎么反复无常忘恩负义了,我吃的的津门基地市的饭,自然要为基地市做事。但你呢,你过去是津门基地市的将军,却干吃里扒外的事情,想必头些rì子那些少女失踪一案,也与你有直接的关系......说到反复无常、忘恩负义,这些话应该用在你身上才更妥帖......”

杨大器的话虽然算不上犀利,却说得句句都是大实话,赵雄又的确背叛了基地市,如今被人当面揭露,他的脸上才有些挂不住。

“我几天虐死你这个没骨气的二世祖!”

看到赵雄一拳打过来,杨大器也叫嚣道:“你对我小叔无礼,对我的大姨小姨无礼,我也要狠狠教训你......”

‘彭。’

两个拳头突然碰在了一起,接着一声骨折的声音响起,赵雄的手腕突然折断,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的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滚落。

赵雄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目光。

刚才一记硬拼,被震断手腕的应该是杨大器才对,他与杨大器虽然都是化神境初境的存在,但杨大器一向养尊处优,而他则在军中历练,说到作战能力与整体实力,他要比杨大器更胜一筹。

结果却大出意料之外,双方硬拼,胜负立分,赵雄的手腕被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直接震断。

看到自己一拳震断了赵雄的手腕,杨大器欣喜的看了凌云一眼说道:“小叔,你简直就是我的亲叔.....”

看到龙飘飘脸上不悦的表情,杨大器立即补偿道:“你们则是我的亲大姨小姨,与我小叔一样.....”

听到杨大器说话如此有趣,龙飘飘爽快的笑了起来。

楚晓燕想起自己比杨大器还小了一岁,却被一名大自己一岁的男孩喊为亲姨,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羞涩的表情,并暗道自己可没有你这个又大又坏,嘴巴又甜的大侄子。

刚才杨大器的话也是发自真心,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名浮夸,实际上却是很有心计的一个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转变的那样快,一口一个小叔小姨说个不停了。

虽然他不知道凌云、楚晓燕与龙飘飘几个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与背景,但这些人能叫他的父亲如此敬畏,甚至连军方的上将都大气不敢喘一口的人,绝不会是普通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