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换种姿势再玩(1 / 2)

加入书签

老者微微一怔,他之所以面露异sè,并不是因为凌云狡辩,事实上,他也听说过凌云的一些事迹,知道这人是一个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

任何一名入了魔的玄门弟子,都会遭到全华夏玄门弟子的追杀,这件事情换在谁身上,都会失口否认,他真正感到意外的,是凌云随口说出了高阳入魔一事。

高阳虽然入了魔,世上却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就算在天涯海阁内部知道的人也不算太多,吴梦瑶之所以知道高阳入魔,也是因为她过去是高阳的男朋友,并经常去看高阳,才无意间知道的这个秘密。

天涯海阁内,也只有柳琵琶这种身为宗主的核心人员才知道这件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都是天涯海阁的核心人员,绝没有可能泄露出去。

凌云却随口说出这个秘密,才使得老者脸上的神sè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天涯海阁的其他人还以为凌云是在含血喷人,高阳加入天涯海阁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是天涯海阁的核心弟子,他怎么有可能入魔?

在玄门中,天涯海阁是最容不得魔门在世上存在的门派,以天涯海阁对魔门的憎恨,怎么会容许入了魔的弟子继续在世上活下去,又怎么会允许高阳继续留在天涯海阁?

天涯海阁的人纷纷斥责起凌云,倒是那名老者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凌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便一定是有了可靠的消息来源,如果自己赖账的话,便与凌云这样的后辈一个德行了。

老者转身离开了凌云的住所。

凌云入魔与高阳入魔有明显的不同,高阳为了提升自己,无论是玄门还是魔门的人,只要被他遇上,都会被吞噬了体内的力量,入魔后的高阳,几乎是人就能看出来。

凌云虽然也入了魔,但他吞噬的强者尸体却并不多,又将吞噬的劲气隐藏在了神辉的最核心,如果不与凌云硬拼的话,任谁也察觉不出凌云神辉中的细微变化。

老者才一言不发的走了,并再也没有提自废修为一事。

天涯海阁的几百人也觉得自己颜面无光,老者说凌云入了魔,却拿不出确实的证据来,而他败给了凌云,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在基地市将军们的欢呼声中,天涯海阁的人灰溜溜的离开了凌云的住所。

凌云如今大获全胜,又重创了那名老者,就算不与冷艳女联手,也能留下那名老者,但他却没有那样做。

如果他那样做了,别人便会认为他是因为被人揭破入了魔一事,才要杀人灭口。

再说他与这名老者之间也没有什么真正的深仇大恨,玄宗与天涯海阁虽然一向不睦,但双方都是玄门弟子,兼之双方又没有大的利益冲突,凌云才没有赶尽杀绝。

以后因为吴梦瑶一事,凌云少不了要去天涯海阁,如果他杀死了这名老者,便等于与天涯海阁结下来大仇,以后天涯海阁便更不可能接受吴梦瑶与他在一起了。

虽然凌云不在乎这些,但他却不想使吴梦瑶过分为难。

晚上的时候,吴梦瑶再次来到了凌云的住处,一见面,她一脸赞叹的说道:“想不到连李伯都败在了你的手上?”

凌云不以为意的说道:“如果连那个老东西都打不赢,我怎么还有资格做你这个天之骄女的男人,嗯.....瑶瑶你说.....我比高阳如何?”

吴梦瑶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她与高阳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曾经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能忘记。如今她最不愿意听到的便是高阳这个名字,尤其说这话的人还是凌云,凌云还在上午拥有了她的身体,她才更接受不了。

看到吴梦瑶一脸怒sè的站起身,还要离开这里,凌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一把拉住吴梦瑶的手,并主动承认错误。

凌云虽然是一个在人前死活不肯认错的人,但对自己的女人,还是会千依百顺迁就对方的,再说对自己的女人认错也不是什么掉架子的事情,这不正是说明了自己的铁骨柔情吗?

吴梦瑶倒也不是真的生了凌云的气,只是她不喜欢别人再在她的面前提起高阳,见到凌云如此识趣,她的脸sè才好看了起来。

随即,吴梦瑶说起了自己要随柳琵琶一起离开基地市的消息。

这也在凌云的意料之中,柳琵琶闹了个灰头土脸,自然没有脸继续替她的伪娘弟弟求婚了,天涯海阁的人自然也不会留在神州基地市遭人脸sè。

凌云想起了一件事,饶有兴趣的问道:“柳琵琶没对你没有生疑吧?”

“那倒没有,我对柳姐说,当天早上我发现自己倒在了一个没人居住的宾馆里,她当时没说什么,不过我看出她的表情似乎有些酸溜溜的......”

凌云点点头,这件事换在谁的身上都会感觉酸溜溜的,柳琵琶与吴梦瑶同时被迷晕,她被人扔在了大街上展览,吴梦瑶则在宾馆里舒服的睡了一宿,柳琵琶心中当然会不平衡了。

柳琵琶那娘们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将吴梦瑶带回了住处,还与对方极尽风流。

柳琵琶就算猜到是自己在背后捣的鬼,也不会识破自己与吴梦瑶的真正关系,在所有人眼里,自己与吴梦瑶之间有着难以化解的血海深仇。

以吴梦瑶的刚烈,如果她失了身,只怕会以死相拼。

柳琵琶也许估计的不错,吴梦瑶的确是烈xìng子,但谁又会想到那丫头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不要说别人,就算凌云自己当时都有些不相信吴梦瑶会对他投怀送抱。

凌云抱起了吴梦瑶,吴梦瑶虽然明明知道凌云的用意,她依然一皱黛眉说道:“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做今天上午对你做过的事情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