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嗜血鸟怪(1 / 2)

加入书签

听到凌云这样说,文雪儿的心中升起了阵阵寒意,想不到这次围城的怪兽不但凶残,行事还如此周密?

她好奇的问凌云说道:“这样说的话,那个策划了袭击基地市的怪兽头领,智慧一定极高了?”

“至少不会低于我们人类,那头雪狼不但力量强大,更是狡猾凶残的很,它可以不顾怪兽大军的死活,只求攻下基地市,我们却要受道德的约束,很多事情不能去做,因此我们这一战很难打。”

在上一世末世后期,有些基地市在快要被怪兽攻破城池的时候,为了保住基地市,军队的人将全城的男女老少推到城下,那些怪兽得到了大量食物,兼之看到基地市不易攻破,才会放弃攻打基地市。

不过在末世早期,哪怕最无良的基地市,也不敢做这样千夫所指的事情,这也是凌云说基地市所要受得道德约束的原因所在。

文雪儿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十分古怪的模样。

她是基地市的分区司令,能够接触到军方的第一手资料,就算她身为分区司令,也不知道带领怪兽大军袭击基地市的是一头什么样的怪兽。

凌云却能随口说出来,还说带领怪兽袭击基地市的是一头雪狼怪,他是绝不该知道这些事情的,他偏偏说了出来,而且还是用那种肯定的口气说了出来?

看到文雪儿一脸的疑问,凌云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他索xìng不再说话,而是紧盯着远处的战场,经过半小时的炮击,基地市城外怪兽的尸体已经尸横遍野,怪兽大军的攻击却变得更加猛烈。

趁着城头炮击减弱,几百只三四米长的鸟怪突然飞临城头,它们不但有着如刀的利爪,更使人震惊的是那些鸟怪的翅膀边缘竟然比人类士兵的刀锋还锋利。

城头上的鸟怪每挥动一下翅膀,便有多名的士兵脑袋被削飞,这些鸟怪飞起来的速度十分惊人,直到它们降落到城头,基地市的火炮都没有来得及展开shè击。

看着城头突然陷入混乱,以及众多士兵死在了变异鸟怪的利爪刀翼之下,凌云知道,怪兽大军的真正进攻已经全面展开了。

城头上的士兵、将军还有数不清的武者直奔那些怪鸟而去。

凭几百只怪鸟,还无法毁掉偌大的基地市,但如果任由这些鸟怪在城头捣乱,基地市的火炮便无法正常发shè,城下十几万的怪兽大军便会乘机攻上城来。

面对十几万怪兽大军,就算凌云个人的力量再强也无法逆天,毕竟一个人战胜不了一支大军,见到基地市面临的危机,凌云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此刻,城头上不少人已经与变异鸟怪纠缠在了一起,一些鸟怪的翅膀被城头上的士兵用刀剑砍断,一些士兵的身体则被鸟怪锋利的铁翅削成两截。

一些士兵武者的头颅被鸟怪的铁翅削飞之后,他们的身体依然习惯xìng的上前,在鸟怪的腹部连砍几刀,最终与对面的鸟怪同归于尽。

哪怕经历了两世,凌云认为自己的一颗心早已经死了,但此刻置身与血腥的战场中,他依然感觉到心中有些热血沸腾。

一些力大无穷的武者,胸部被鸟怪的利爪抓的血肉模糊,内脏与肠子从腹中流了下来,但他依然不顾一切的抱住那只鸟怪,一起从高高的城头上摔下去,又被城下的怪兽大军踩成肉泥。

凌云听到那名武者在抱着鸟怪滚下城头的时候,他的嘴里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不知道那人口中呼喊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情人还是女儿,但他临死前念念不忘一定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个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临死前,依然喊着那人的名字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