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中医一样能做到(1 / 2)

加入书签

陈玉琦是职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今年才三十三岁,已是副主任医师的职称了,他是黄启波一手提拔起来,算是黄启波的坚定支持者之一。此时看到病人头痛发作,他心里很清楚黄启波的打算,也知道中医一般对于这种急症的处理手段不多,担心李鹤轩不能很好的应付发病的病人,其实他心底里也有着不信任李鹤轩的因素在内。

出言提醒道:“既然市立医院把病人确诊为血管神经xìng头痛,这病一般是由于颅内外血管舒缩功能异常而引起的,发作时颅内动脉收缩,继而颅内外动脉扩张,并伴有毛细血管通透xìng增加。可用镇静止痛药,像消炎痛、阿司匹林等都有不错效果;同时采用扩血管药物,西比林、尼莫地平都是这方面的良药;又或者采用缩血管药物,如麦角-胺等均有一定疗效。”

黄启波朝陈玉琦赞赏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话说到:“用麦角-胺就不错,通过颅脑血管收缩,减少动脉搏动的幅度,以减轻或中止头痛的发作。其实像病人现在这种情况,若是头痛严重的话,可皮下注shè酒石酸麦角-胺0.25mg~0.5mg,或者做个小手术,用颞浅动脉结扎术治疗。”

中年人很现实,听了陈玉琦和黄启波的话,马上“抛弃”了李鹤轩,看着黄启波面带恳求的说道:“您是院长吧?那就按你说的,赶紧给我老婆治疗吧!”

黄启波本意也是不让病人家属为难李鹤轩,听了中年人的话,便说道:“你老婆这个病虽然在市立医院被确诊为神经血管xìng头痛,但在我们院没有确诊之前,是没办法用药的。要不你这样,现在你赶紧带着你老婆去做检查,我给医院打声招呼,会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出检查结果,若真是这病的话,我们马上安排你老婆住院,最短时间内给她安排手术。”

中年人明显愣了一下,张了张嘴:“还要再做检查?我们已经在市立医院检查过了,他们说是这个病。”

黄启波皱了下眉头,本想说拿来市立医院的检查结果我马上给你安排手术,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这动手术尤其是头上的手术可是件大事,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不要说手术出现意外,就是手术过程一切顺利但术后无法根除头痛的话,病人闹起来,最后吃亏的还是医院。

摇了摇头:“你只有在我们医院确诊后,我们才好安排手术,不然,我们不敢做这个手术。”

中年人迟疑起来,最后叹了口气:“那…院长,这个手术下来大概要花多少钱?”

黄启波保守的计算了一下,说道:“如果算上手术的花费和住院治疗的其他费用,几千块钱还是要的。”

“啊?这么多!”中年人开始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李鹤轩站在一旁,只有苦笑的份,自己辛辛苦苦消耗了近三百医德才找到病因和准备了应对的措施,没想到充当了半天“神医”,眼看着进入了“收获”阶段,最后却几乎要被黄启波“抢”走病人!

“咳!我说…院长,其实这病治起来挺简单的,不需要开刀动手术这么复杂。”

黄启波皱了下眉头,有些责怪李鹤轩不懂变通,没看到我这全是为了你着想吗?或许你所说的那个风湿上扰是真正导致头痛的病因,但没看到病人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刚好现在发作起来了吗?中医对于急症哪有马上见效的法子,没看到之前病人已经向你求助了吗?你若是不能让病人马上止痛,病人还敢相信你吗?不相信你的话,就算是你找到了真正的病因,不让你治疗你不是干瞪眼吗?

他似乎忘了昨天李鹤轩仅用一剂外敷药就让王主任腹痛停止的事实。

“鹤轩,病人现在头痛发作,我认为还是先给她止痛比较好。”黄启波加重了“止痛”两个字的语调,就是想以此提醒李鹤轩认清形势。

“院长,我说过了,这病治起来很简单,马上让病人止痛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李鹤轩嘴里说完,看黄启波还想说教,便说了一句:“难道院长不记得昨天给王主任止腹痛的事情了?”

黄启波一愣,随后想到昨天事情,然后看了看李鹤轩并没有慌张的神情,不由得暗骂自己糊涂,怎么就一着急忘记了这年轻人有着神奇医术的事实?

“李助理,我知道你也是为病人着想,不过病人这病最好还是先止痛比较好。”黄启波因为有昨天的事情,能相信李鹤轩,但陈玉琦没有经历昨天的事情,怎么会相信中医有应对急症的办法?嘴里提醒着,心中却暗自恼怒这家伙真是个不知好歹的愣头青。

“呵呵,陈主任说的不错,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先给病人止痛。”李鹤轩应对了一句,便转过头来对刘宇鹏说道:“刘主任,麻烦能不能找几根银针来,我先给病人针灸一下,消除病痛。”

“银针?”刘宇鹏摇了摇头:“现在还哪里有银针可用,银针太软,而且容易断,容易造成医疗事故,成本也高,临床上一般多使用不锈钢针。我们中医科不锈钢针多得是,但银针没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