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简单的病机(1 / 2)

加入书签

李鹤轩看到现场怀疑、不屑、鄙视等等诸多负面气氛已经到了极致,呵呵一笑并不在意,开口对病人说道:“若是我所料不错,你在患头痛病之前,一定有游走xìng疼痛吧?”

看到病人一脸茫然的样子,他又笑着解释道:“比如游走xìng关节炎之类的病,就是全身关节不是这个痛就是那个痛的,多是四肢大关节,手足小关节很少有。头痛之前有没有患过这样的病?”

病人想了想说道:“我半年前先是肩膀痛的抬不起来,过了几天,肩膀不痛了,膝关节又痛得厉害,到俺们那的卫生室看了一下,打了点消炎针,慢慢也就不痛了,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你说你后来膝关节痛,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下肢膝关节处?”李鹤轩站起来走了过去,笑着问道。

病人没有犹豫,挽起裤腿,道:“就是这个腿的膝关节痛。”

众人已经听出了李鹤轩话里的玄机,看到病人挽起了裤腿,全都一个个伸长脖子好奇的看了过去,难道这个年轻的院长助理真有这么神?

刘宇鹏一马当先的走了过去,他此时心里是极度惊讶的,别的一些科室主任不是中医或许不懂其中的奥妙,但他当了三十多年的中医,医术自问还过得去,当然懂得李鹤轩这些话里包含的意思。

“行痹?这…这怎么可能?”看到病人下肢上有结节xìng红斑,他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震惊,嘴里不觉失声道:“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就凭脉象和舌苔就看出她有游走xìng关节炎的病史?这不可能!这咋可能呢?你这么年轻……就凭舌苔和脉象诊断出来有这个病,不太可能啊?这太不可思议了!”

说完这些,一把抓住站在他旁边的李鹤轩的胳膊,有些急切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有没有什么窍门?这也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李鹤轩算是看出来了,刘宇鹏这位副主任医师,说好听点,是那种耿直的、一条筋的人,不太懂得变通;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那种xìng格怪癖、有些犯二的人。

这种人除了因为xìng格而与人不好相处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心机,不会暗地里下绊子yīn人,其实也不是坏人。

“咳!”黄启波走过来狠瞪了刘宇鹏一眼,他也看出来了,病人头痛大概就是由于这个游走xìng关节炎引起的,不然刘宇鹏这厮也不会这么激动。对于刘宇鹏的医术,黄启波还算是比较认可的,虽然这厮平rì里不会做人,很容易出口伤人,但给人看病这些年倒还没出过大的差错,医术也算拿得出手。

“有什么不可能的?是你医术不jīng,看不出想不到这些东西。我早就说过了,李助理医术非常好,在中医上的造诣惊人,不说其他地方,至少在新城市我还没见过有这么好的中医术的人。可你呢?我说这些你听了吗?怀疑!看别人年轻就怀疑!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黄文博此刻也放下了心,对于刚才自己怀疑李鹤轩而有些愧疚,所以不自觉对李鹤轩加大了夸奖的力度。

这次脾气古怪的刘宇鹏倒没有反驳,而是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行痹者,又名风痹、筋痹、走注,《素问·痹论》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杂病证治准绳》曰:风痹者,游行上下,随其虚邪与血气相搏,聚于关节,筋脉弛纵而不收;《症因脉治》曰:风痹之症,走注疼痛,上下左右,行而不定,故名行痹。”

随后又对李鹤轩说了一句让当场众人差点晕倒的话:“我承认你医术还行,能诊断出病人有游走xìng关节炎,可这与病人的头痛有什么关系?我记得行痹一般不会导致头痛啊?”

黄启波张了张嘴巴,感情自己之前白激动了,这厮刚才惊叹震惊的难道不是因为李鹤轩找出了致病人头痛的病因?

旁边看热闹的各科室主任也都不觉松了口气,病人这种检查不出问题的头痛他们束手无策,若是这个年轻的院长助理仅仅把了下脉、看了看舌苔,就一下子找出病根,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病人的家属急了,中年人一把拉住了他还算熟悉的刘宇鹏,语气急切的问道:“刘医生,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我老婆的病怎么样?还有那位…那位助理看的怎么样?”

刘宇鹏对病人的态度还算和蔼:“你不要急,你老婆的病我估计…应该能治,那位…李助理既然能看出你老婆曾经有过游走xìng关节炎的病史,我想…我想……”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说道:“我想他医术还是能信的,至少在你老婆的诊断上,我不如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