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乌龙(1 / 2)

加入书签

职工医院院办主任叫常海明,因为是老院长提拔起来的,所以黄启波跟他有些疏远,一些本该属于院办的事情,小事院办还可以做做,大一些的事情,就轮不到院办了,被王富国这个人事科长给架空了起来。

比如说这次关于李鹤轩的事情,作为院办主任,常海明也仅仅知道医院特聘了个院长助理,至于叫什么名字,原来是干什么的……这些基本资料,他竟然一概不知。

其实常海明心里也明白,他这个被架空的院办主任之所以还能留在这个位置上,就是因为黄启波还不是正式的院长,等职工医院和纺织厂剥离后,医院的人事调整,他这个院办主任绝对是第一个被调离现在的岗位。

常海明觉得自己很冤,说实话,他不认为自己是老院长的人,他觉得自己是凭借真本事而得到了这个位置。可他虽这样想,但别人却不这样认为,至少黄启波就不这样认为,不然医院特聘了院长助理这样也算是一件大的事情了,他这个本是为医院高层服务的院办主任,何至于等人都来了他才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

这是一件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常海明心里很急,他思前想后,反复检讨自己,终于发现,可能是因为在还是老院长掌权时,自己曾对当时与老院长明显不合、极力主张革新的黄副院长为难过几次吧!

常海明想极力弥补之前的过失,然而事情进展的极不顺利,人家黄启波现在根本就不鸟他,让他为此伤透了脑筋。最后没办法之下,也差不多放弃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去他娘的球,爱咋地咋地,反正也是破医院一个,到时候大不了老子走人!

今天听说那个特聘的院长助理会来上班,常海明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一个不知是何来路的院长助理,估计也就是来挂个闲职,在这个时候能有个屁用,还能让医院重现辉煌?还能保住自己的位子?于是乎,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个助理,直接把郑彤打发过去应付一下了事。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奇怪,等郑彤匆匆赶来向他绘声绘sè的讲述那间院长助理的办公室是如何如何时,自以为早就不在乎的常海明怦然心动。他当然不会像郑彤那样只看到表面,院长助理的办公室是王富国全权负责布置的,若是没有黄启波的同意,王富国那屁虫怎可能敢这样做!

他瞬间几乎百分百肯定,这位所谓的院长助理,绝对是黄启波很看重的!不然一个院长助理为什么不仅用了原来一个副院长的办公室,办公室的规格更是超过了一般的副院长?他可是清楚的很,不要看院长助理叫起来还听,可处在这个位置上的十有仈jiǔ都是虚衔,没有什么权力,只有受到院长的极度重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常海明心中有了新的想法,若是自己能与这位院长助理搞好关系,会不会改善黄启波对自己的看法?哪怕希望不大,他也愿意去尝试一下。

于是,李鹤轩的办公室里又迎来了今天的第三位客人。

看着开门的李鹤轩,常海明先是笑了笑,然后向办公室内看去,寻摸了一圈也没见所谓的院长助理,这让他有些郁闷,看来自己来的不巧。

“请问你找谁?”李鹤轩看着这位前一刻还满脸笑容,往自己办公室看了一圈后就变得有些郁闷的微胖中年男人问道。

常海明并没有第一时间理会李鹤轩,他已经决定了,为了显示诚意和对这位新来的院长助理的尊敬,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就在这办公室里等着对方的到来。

背着双手挤开李鹤轩,他有些郁闷的脸此刻已经充满了威严,走进办公室里毫不客气的坐在三人沙发上,看着脸上充满了愕然表情的李鹤轩,慢吞吞的道:“你是后勤的吧?新调过去的?怎么连我都不认识,我是院办主任。”

“院办主任?”李鹤轩震惊了,这就是院办主任?尼玛!你一鸟院办主任来老子办公室里耍什么派头?老子这院长助理若是从行政级别上来说,也不见得比你差吧?狗rì的,老子开始还以为你是纺织厂的厂长呢!

常海明对于李鹤轩听到自己是院办主任后脸上露出的震惊表情很满意,把双脚翘在茶几上,嘴里缓慢的说道:“你知道…这新来的院长助理是姓李吧?”

李鹤轩傻傻的点了点头,这傻鸟居然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嗯,你知道这李助理去哪了吗?”确认了院长助理姓李,常海明扬了扬下巴,对李鹤轩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