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难言之隐(1 / 2)

加入书签

郑彤走了没多久,办公室门外再一次传来了敲门声,李鹤轩还以为是那个得到了消息的“势利眼”院办主任来了,也就没有去亲自开门,而是正襟危坐的坐好,手里拿起一支笔摆摆样子,嘴里喊道:“请进。”

“早啊,鹤轩,在忙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让抬头查看的李鹤轩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嘴里说道:“院长,你来了,快请坐。”

黄启波笑着点了点头:“怎么样,这里还满意吗?有什么需要直接找王富国科长,他会帮你解决,或者直接来找我也行。”

“这里挺好的,谢谢院长。”

“呵呵,能满意就好。”说完,黄启波拿出一个红包往办公桌上一放,嘴里说道:“鹤轩,这是你昨天的出诊费,你收好。”

“出诊费?”李鹤轩一愣,难道是昨天去市立医院参与会诊所得?

“你昨天不是跟去市立医院参与王主任的会诊了吗?市立医院很满意,本来这出诊费他们是要亲自交给你的,不过刚开始可能是看你年轻,给你准备的是普通医生的份额。呵呵,后来你不知道把老曹气的,把负责这事的人狠狠的骂了一顿,可能觉得拿不出手,老曹就没当场给你,而是回去后按照省里那两个专家的级别给你重新准备的,让我给你带了过来。”黄启波笑着解释道。

黄启波的话让李鹤轩有些疑惑了,摸了摸鼻子,刚施行没多久的《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不是说,邀请会诊的医疗机构拟邀请其他医疗机构的医师会诊,需向会诊医疗机构发出书面会诊邀请函,会诊医疗机构安排医师外出会诊。邀请医疗机构支付会诊费用应当统一支付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付给会诊医师本人吗?黄启波怎么还说他们想直接给自己?

“哈哈……”黄启波笑了起来,大概是看出了李鹤轩的困惑,摆了摆手,道:“你大概是在想那什么暂行规定了吧?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这规定主要还是为了针对可能出现的医疗事故所设的,像我们这些下面的地方还没有那么规范,一般会诊后都还是延续传统,直接把钱给参与会诊的医生了事,医院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拍了拍李鹤轩的肩膀,黄启波笑着说道:“放心吧,鹤轩,这个是正常合法的收入,你不用顾虑什么,收下便是。好了,我先回办公室了,等十点钟你来找我,我带你去医院四处走走看看,去门诊和各大科室熟悉熟悉。”

“好,我知道了。”

李鹤轩把黄启波送出门,关上门后便回到办公桌前,真是没想到在自己刚好快要没钱的时候,就有钱送上门来。拿起红包后,他有些吃惊了,看着不太显眼的红包居然沉甸甸的,打开后抽出里面的钱一看,吃惊变成了震惊,厚厚的一扎老人头!

他以前在市立医院实习过差不多一年,多少也听说过一点有些医生去别的医院参与会诊的事情,那时好像听说有的主治医生一次都能有一千来块的“辛苦费”,副主任医生和主任医师能有两三千块,当时还把他羡慕的不行。眼下倒好,看着手上这一扎红票,仅是目测都绝对要比两三千块多得多!

满怀激动和忐忑的快速数了一遍,心里不由得更加激动,乖乖,居然整整一万块!这就是省里专家出诊一次的“辛苦费”?是不是有些多了?还是说这次病人特殊,这会诊费就高了一些?

甩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呵呵的傻笑了一阵,若是让器灵见到,肯定又要翻白眼外加鄙视了。

把这些钱收好,又一个念头出现在李鹤轩的脑海中,这让他有些发窘和期待,如今也算是职工医院的人了,他居然连自己的工资待遇还不知道,这让他对王富国期盼起来——那厮不是在给自己办入职的手续吗?想来关于待遇什么的合同,总要让自己亲笔签名吧,到时也就知道自己的工资了。不过想来,总要比刚进入医院的小实习生的工资高吧?

正当李鹤轩在憧憬未来时,手机的响声很不和适宜的打断了他。

拿起来一看,却有些疑惑:“吴朝辉?”

“喂,你好。”

“喂,是李老弟吧?我是吴朝辉,城西派出所的吴朝辉。”

城西派出所?随后李鹤轩恍然大悟,这不是前几天救人时认识的那个出勤的派出所副所长吗?

“呵呵,原来是吴所长,我是李鹤轩,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老弟,你现在还好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