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摇头叹息(1 / 2)

加入书签

一行人很快杀到了医院的中药房外,看着眼前的中药房,曹博文不由得有些感叹,前段时间,医院院会上一直在讨论要不要顺应“cháo流”,撤销活儿累、利润低、成本高,费力不讨好的中药房。而自从出了王主任这档子事后,这个提议也就被耽搁了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不然买点中草药就要跑去外面的药店,岂不让人笑话!

此时中药房外仍旧像往rì般排着长龙,这也算是一景了,却很是让人费解,明明很多人都不相信中医了,但有个感冒发烧的,还是喜欢跑到医院买中药饮片,理由是它吸收快、利用率高,价钱又便宜。

有时李鹤轩就想不明白,中药饮片煎煮而成的汤剂,是中医千百年来应用最多,也最能体现中医辨证论治、个体化治疗的剂型,既然知道它吸收快、利用率高,价钱又便宜,为何却还不信任中医呢?

一行人当然不用排队,直接推门进入了中药房,把几个正在抓药的药师吓了一跳,这阵势着实有些吓人,不仅有几个重点科室的主任和主任医师,更是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大人,这是要干嘛?

随后几个药师全都有些心中发苦,难道传言是真的,医院真要裁撤中药房了?不然这么多医院的大人物到中药房来干嘛?除了来考察一番外,还能来抓药不成?

李鹤轩向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年轻女药师笑了笑:“麻烦帮我抓几味药。”

漂亮的女药师条件反shè的说道:“请出示一下你的医保卡、药方和划价单。”

李鹤轩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下曹博文,曹博文马上虎着一张脸说道:“让你拿什么药你只管拿,最后开张清单我给你签字。”

“啊!”女药师这才反应过来,小脸马上红了,赶紧对李鹤轩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请问你需要什么药,我这就去抓。”

药房的药师也全都瞪大了眼睛,真是来抓药的?

李鹤轩对女药师笑着打趣道:“不用紧张,别到时一紧张把药抓错或者计量错了,那就麻烦了,我的个人前途全在你的手里了。”

女药师不好意思的缩了下脖子,轻声道:“不会的,这里的药,我用鼻子都能分辨出来。”

“好,我相信你,我要小茴香100克,木香20克,白豆蔻30克。”

女药师迅速按照李鹤轩的吩咐,把要抓的药称量好包装起来,李鹤轩接过包装好的药说了声谢谢,然后对曹博文说道:“好了,我们去煎药房吧。”

“这就好了?就这三味药?”曹博文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他还以为需要调配很多种草药呢。

跟来的那些医生也有些大失所望,这也太简单点了吧?这么几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草药,就能治疗王主任那让他们伤透脑筋的腹痛?他们不由得对李鹤轩的信任感更低了。

李鹤轩呵呵一笑,一脸自信的说道:“一个好的中医用药,在乎的并不是用多么名贵的药,也不一定要混杂多少种药,最主要的是对症下药!就这三味草药,再加上葱须,足以!”

说完,在众位中药房药师不能置信的眼神中,很有带头大哥风范的叫了一句:“我们走!”率先离开了中药房,而让这些药师跌碎一地眼睛的是,他们眼中的这些医院的大佬,居然就乖乖的跟随着李鹤轩的脚步而去。

不过到了煎药房,李鹤轩却傻眼了,在这里煎药取汁很方便,但是要炒药,却似乎是来错了地方。

尴尬的转过头来,正了正神,他一本正经的对曹博文道:“曹院长,你们这煎药房的规模也太小了点吧?居然连炒药的设备都没有?”

曹博文愣了一下,煎药房有没有炒药机,他哪里清楚,像这种小事他怎么可能去过问?于是便转过头向在场的中医科主任蔡雅琴发出了询问的目光。

蔡雅琴同学虽是女同志,但此时却很想骂娘,带着点情绪说道:“我们中医科每年都会向设备科申请购买炒药机,但每次都会被他们以炒药的需求量不大而拒绝,以至于我们都不敢随便开需要温炒加热的药了。这样就形成了恶xìng循环,需求量反而变得更少,设备科拒绝的也就更坚决了。”

曹博文也很想骂娘,狠狠的瞪了蔡雅琴一眼,若是在场的都是咱们医院的人你抱怨一下也就算了,可在场的除了职工医院的人外,还有省城的两个专家,你这样说,岂不是让咱们市立医院丢人都丢到省城去了?平白让人看笑话!

“设备科的人是干什么吃的?给他们说过多少次了,只要是有利于患者的设备,我们都要买,都要引进,真是太不像话了!回去后你直接打个申请报告,不用经过设备科,我直接给你签批!”

然后不再理会蔡雅琴,直接苦笑着对李鹤轩说道:“没有炒药机,现在买也来不及了,要不我们去你们医院或者中医院借用一下?”

黄启波在旁边听得满头大汗,职工医院到底有没有炒药机,他还真不知道,为了避免尴尬,赶紧说道:“鹤轩,除了炒药机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