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那就开干吧(1 / 2)

加入书签

所有人都觉得李鹤轩疯了,包括白薇在内!

要知道王主任可不是什么普通病,乃是高血压、冠心病所引起的急xìng心肌梗死,并发肠系膜动脉栓塞,导致腹痛腹胀伴横结肠及降结肠的积气。刚才这么多至少是副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讨论的,只是想要先治疗王主任的心肌梗死和腹痛腹胀的方案,其实就是是开刀动手术,他们也不敢确定术后的情况,更不用论治疗现今也算是医疗难题的高血压和冠心病了。

李鹤轩倒好,一开口就是一刻钟止痛,一天腹胀消失,三天心律正常……怕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不敢这样打保票吧?

白薇有些想不明白,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李鹤轩还算是个彬彬有礼的君子,怎么突然间变得有些锋芒毕露了,还夸下了这么大的海口,难道…他不满意职工医院,想要以此为借口离开职工医院不成?

黄启波大有深意的看了李鹤轩一眼,并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什么。在他看来,李鹤轩这招高啊,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小白兔,也不是小白鼠,那可是人大主任,他就不信周博文敢冒险让李鹤轩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去放手施展!

好一招以进为退!不错,年轻人有前途。

胡成奇怪异的看了看李鹤轩,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胆子大的能吓死人,真以为自己学了几天医,侥幸救活了个人,就成了是在世华佗?小样,待会看你怎么收场,真该给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点教训,免得今后从医了,胡乱施药,酿成医疗悲剧。

陈一培一脸不屑,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也不用上税,嘴里讽刺道:“你大可不必给自己设定这么苛刻的条件,免得输了说我欺负你,我还是那句话,你只要能让病人腹痛停止腹胀消失就好。我也不让你一刻钟一天什么的,三五天能做到,我甘心情愿的叫你老师!”

“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救人视频是怎么回事,但我很清楚,就算是我刚才说的那位zhōngyāng保健局的中医前辈,都不敢下这样的保票。这样吧,我看你也算是个好苗子,你现在给陈主任道个歉。陈主任,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跟年轻人计较了。”王教授打圆场道,她倒不是认识李鹤轩,而是她一直主张,学医就要有一种敢于质疑权威的勇气,百年前的西方医学,不正是有这种jīng神,才得以发展壮大的吗?

她有点欣赏李鹤轩的那种敢对权威说不的勇气。

“一个rǔ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我有什么好计较的。”陈一培对王教授勉强笑了一下,装作很大度的说道。

李鹤轩笑了:“王教授的好意我心领了,既然我说的出,那是建立在我对自己绝对自信的基础上的。真的,不骗你们,治疗这种病,对我来说真的很简单!”

“哼!”

陈一培的脸当即黑了。

王教授皱了下眉头,心想这是谁家孩子啊,咋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心里却不由得涌出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他真有把握不成?

“你们家…是不是中医世家?有专治这种病的特效秘方?”王教授还是忍不住问道。

李鹤轩笑着摇了摇头:“我都没听说过我家祖辈上有人行过医。”

王教授不说话了,心里下了结论,这孩子估计有点缺心眼吧。

此时大部分人都抱着看笑话的心理,看向了曹博文,这里只有他才能最后下决定让不让这吹的没边的小年轻给王主任治病。

曹博文顿时感到压力倍增。说实话,如今焦头烂额的他是很想让李鹤轩试一试的,可是那躺在病床上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人大主任,万一出了医疗事故,首先问责的定是他这个卫生局副局长、市立医院院长无疑!

可若是不试试吧,他又不甘心,如今是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该请的专家也请了,除了马上手术外,都拿不出一个可行的医疗方案。但手术的话,当事人不同意,他又有什么办法?难道还敢强行手术不成?他可承担不起那个责任。

看到曹博文犹豫,李鹤轩能猜到他的顾虑,装了这么长时间的逼,这最后万一人家不让自己医治,不仅仅是装逼装成傻X的事情,最主要的是那消耗的五六百医德,那可是要老命了,哭都找不到地方。于是赶紧说道:“看来大家都不怎么相信我,那好吧,还是刚才的打赌条件,我可以先医治病人的腹痛。这么简单的病,我既不需要针灸,也不需要内服药,仅仅只需一贴外用药即可!”

接着昂起头:“还是那句话,这付外用药一刻钟不见效,算我输!算我全输!其他的就不用试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