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章 黄启波的谋划(1 / 2)

加入书签

李鹤轩从奥迪车上下来,望着眼前的市立医院,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慨。他前天为了给白薇送东西而来过市立医院,当时还是憧憬着能进入市立医院成为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这才仅过了一天时间,再次走进了市立医院,却不是作为刚进医院的小实习医生,而是坐着奥迪、顶着院长助理的头衔、以参加重要会诊的身份,直接从贵宾区下车,坐着专用电梯直达重症监护室的干部病房。

到了重症监护室的干部病房外,李鹤轩三人被市立医院的接待人员引进一处会议室,里面虽然已经来了不少人,但气氛却显得很肃穆,似乎也有一点点悲凉,相熟的人见面也就点下头而已,没有了往常见面后的那种热情的寒暄。

李鹤轩进入会议室,只觉的这里很是压抑,有点让人窒息的感觉,不知是干部病房的会议室气氛本就该如此,还是因为隔壁王主任的病情而让这里的气氛凝重。

他抬头偷偷观察了一下,居然发现白薇也在其中,想想也就释然了,白薇是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博士,现在又在市立医院的心内科,来参与会诊也算是理所当然。

在黄启波三人刚一进入会议室,白薇便发现了李鹤轩,这让她心中有些诧异。虽然黄启波曾跟她说过,想利用上次的溺水事件,趁着医患关系紧张、人们对医院产生怀疑之际,打出李鹤轩这张牌,借机“抢夺”潜在的病人,以盘活几乎陷入绝境的职工医院,但是像这样重要的会诊,却也带着李鹤轩前来,真是出乎她的预料。

黄启波看到了白薇见到李鹤轩之后瞬间愕然的表情,他明白为何白薇会诧异,但是目前又有谁能清楚他的心思?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逐步推进,企业医疗卫生系统赖以存在的外部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有企业医疗卫生体制的内部适应xìng被破坏,一系列问题由此产生,改制成为大多数企业医院不可避免的选择。

一是国有企业从福利单位变为营利单位,引入强激励机制,财政不再对国有企业直接拨款。企业医院从此成为国有企业成本支出的一部分,即“政策xìng负担”,国有企业需要从利润最大化的角度考虑其所办医院的规模、乃至去留问题。这导致企业医院发展更直接地受到企业经营状况的制约,与自身绩效关系反而不紧密了。

同时,由于企业医院在企业中属于后勤保障部门,企业对其人员经费投入一般采取工资总额管理,这不仅限制了企业医院的发展,也阻碍了其吸引人才、建立激励制度。

更重要的是,由于国家财政对国有企业的拨款通道封闭,也导致其所属医疗机构难以享受国家对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相关政策。例如,企业医院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一样,承担了属地人民群众的部分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却得不到同地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一样的zhèngfǔ补贴。

纺织厂职工医院从一个生机勃勃与市立医院齐名的三乙医院,不可避免的陷入如今的窘境,这些是主要原因。

二是劳保医疗制度被取消,代之而起的是属地化的城镇职工医疗保障制度。随着城镇职工医保制度的普遍建立及属地化,企业与地方之间分割的医疗保障制度逐步在走向统一;但是,企业医疗卫生系统与地方医疗卫生系统仍然是分割的,医保制度与医疗卫生系统的不相适应使企业医院的发展面临困境。

而且,随着新型社区卫生服务体制在城市地区的逐步建立,卫生所、保健站等原属企业的初级卫生机构或被逐步纳入、或被边缘化,企业内部的三级医疗卫生网也不再起作用,“守门人”消失,分工不复存在。

这些直接导致了职工医院不得不与纺织厂剥离,以便双方都少去束缚。

可即便是成功与纺织厂剥离了,职工医院的处境依然是得不到太大的改善,剥离之后医院何去何从是逼走老院长而接手职工医院的黄启波首先要面对的现实与困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