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见风使舵(1 / 2)

加入书签

夏彤愤愤的看着李鹤轩,心里憋屈极了。她去年卫校毕业后,家里托人找关系花了不少钱,好容易才进了职工医院,哪想到大名鼎鼎的职工医院会是这个情况,很明显自己和家里人都被职工医院光鲜的外表所骗,被那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亲戚忽悠了。

她算了一笔账,按照自己现在的工资,在职工医院不破产并且能足额下发工资的情况下,不吃不喝也要干上差不多十年才能挣回来自己进职工医院所用的花费!作为一个来自小县城的乡下人,这些钱可都是父母靠着几亩地挣来的血汗钱,这让看到了职工医院现状的她怎能释怀?

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医院里到处都在议论着职工医院要与纺织厂剥离的事情,更是谣传剥离后,职工医院就会大量裁员,这就更让才进医院半年多的夏彤担忧了,若是万一被裁掉,之前为了进医院的那些花费,岂不是都要打水漂?这让她怎么去面对年迈的父母?

索xìng她还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因此这些天她一直都在努力拉关系打探消息,甚至不惜让人事的几个混蛋占些言语的便宜,为的就是希望他们能在关键时候替自己说几句好话。作为一个既没后台有没钱财的小老百姓,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今天李鹤轩来时,她正在与医院的好友探讨一些“内幕”消息,到了关键处,一时也就没有顾得上李鹤轩,这才有了后面的一档子事。

夏彤现在很生气,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着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是个“虚张声势”的骗子,而自己居然还傻傻的上了当,心甘情愿的带他来到人事科,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当然,她当时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既怕得罪了当时看来极有可能是个“大人物”的李鹤轩,又想着正好到人事探听一下刚刚与好友互通的“内幕”是否属实,顺便再与人事的几个混蛋拉拉关系。

“你这人怎么这样?为什么骗我把你带来人事科?”夏彤急了,生怕被人误会自己与李鹤轩是一伙的而借机把自己开掉,此刻说话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真是我见犹怜。

“彤妹子不用怕,哥哥知道你与这骗子不是一伙的。”孙长水给了夏彤一个安慰,夏彤还给他一个感激的笑脸,顿时让他男人的自信膨胀到了极点,看着李鹤轩声sè俱厉的喝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到人事来有什么目的!小张,打电话把保安叫来,然后打电话报jǐng,我就不信了,青天白rì的,还收拾不了你一个骗子!”

看到那边被称为小张的拿起了电话,李鹤轩又急又怒:“喂,你们不至于这么夸张吧?我来到这里既没偷又没抢,只是说了一句是来报到的,你们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

“报到的?嘿,还真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就这破医院都他妈快倒闭了,还来报到的!你怎么不说你是院长亲自请来的?小张,赶紧打电话。”

“我真是来报到的,你们不信可以问一下王富国科长,是黄启波院长打电话让我找王科长报到的。”李鹤轩有些气愤的解释道。

“哈哈……听到没有?我刚说了他怎么不说是院长请来的,这小子就真说自己是院长请来的,真是笑死我了。”孙长水指着李鹤轩,笑的很大声。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都跟着哈哈的大笑起来,只觉得李鹤轩这“骗子”也太逗了。

“小子,大概你是知道王科长去开会了才这样说吧?你还不如干脆说是黄启波请你来给他当助理的,反正是骗,就往大了吹呗。”

“就他这样的,要是说是黄启波请他来当助理,那不是更可笑吗?那就更骗不了人了。”

“他不那样说就骗的了人了?还不是一样被我们瞬间识破了?”

……

办公室里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让李鹤轩都无地自容了,这帮人也太闲了吧!

在旁人都在议论时,夏彤却因为刚才李鹤轩提到了黄启波而打了个激灵,心里一动,仔细看了看李鹤轩,与记忆中看过的那个这两天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热点视频中的年轻人对比了一下,还真是有些像!

夏彤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怪不得之前第一次看到他时似乎有些眼热,难怪啊!她自以为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是因为这人救了黄启波的外甥女,黄启波为了感恩,就把这人调到了职工医院了!

心思电转间,她觉得这或许是一次机会,只要自己能取得这年轻人的好感,就算是职工医院将来要裁人,只要对黄启波的外甥女有救命之恩的这年轻人在黄启波面前给自己说句话,想来黄启波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这可比人事的这几个混蛋的话管用多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