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段视频(1 / 2)

加入书签

以方便联系的借口,李鹤轩名正言顺的与白薇互换了手机号码,其实他昨天已经偷偷的在自己的手机里存了白薇的号码,现在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偷眼看着白薇把自己的名字和号码输进了她的手机,李鹤轩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白老师,为了表示对你的感激,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白薇笑了一下,道:“我给你介绍工作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有什么可感激的?倒是我应该感激你才对,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请你吃饭?”

李鹤轩赶紧笑着摆了摆手:“哪能呢,哪能让白老师破费,应该是我请你才对,不管八字有没有一撇,你有这个心意,就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

心里却在盘算着,若白薇真答应的话,待会去哪好呢?自己的家底也就剩下几百块了,还要交房租,电话还不能欠费,吃饭也是必不可少的,工作的事至少还要做两手准备……请人吃饭还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他心里也是极其矛盾,既盼望白薇答应,又希望对方能拒绝。

白薇轻笑了一声,把自己面前的病情记录整理了一下放好,道:“看不出来你口才还挺不错的哈,算了,今天是不行了,我待会还有个会诊,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我请你。”

李鹤轩露出一副失望的样子,看白薇的动作,他知道对方有了送客的意思,反正也没有了再待下去的理由,便起身道:“那好吧,白老师,要不这样,我工作若是成了,我请你;若是不成,就你请我吧。”

白薇也跟着站了起来,微笑着道:“好,就按你说的吧。”

“那就这样定了,我先走了白老师,等你好消息。”

白薇笑着点了点头。

李鹤轩走到门口之际,停了一下,回头笑着问道:“对了,白老师,昨天那个溺水的女孩转到了哪个科里就诊?我想去看她一下。”

白薇摇了摇头:“你晚了一步,她舅舅是纺织厂职工医院的常务副院长黄启波,今天一早她就被转到纺织厂职工医院治疗去了。”

李鹤轩点了点头,本来打算既然来到了医院,顺道看看对方也好,既然转院了就算了,反正也是素不相识。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那好,你忙吧白老师,我先走了。”

看着李鹤轩关门走出了办公室,白薇脸上露出了笑容,坐下来看了看桌上的新药方,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她倒要试一试,这个新药方是否像李鹤轩吹嘘的那样,可以让自己一剂而愈。

………………………………

黄建辛早上应承了白薇后,抽空给人事科廖忠宇打了个电话,便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起了报纸,等着廖忠宇的到来。

“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黄建辛不慌不慢的把办公桌上的报纸叠好放在一边,然后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拿起桌上的一支笔放在手中,才道:“请进。”

办公室的门慢慢打开了条缝,廖忠宇的头先钻了过来,半哈着腰呵呵一笑:“姐夫,您找我?”

黄建辛皱了下眉头,狠瞪了他一眼,招了招手:“进来说话,把门关上!”

廖忠宇屁颠的快速关上门,几乎是小跑着来到黄建辛的办公桌前:“姐夫,这次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保证办的妥妥的。”

黄建辛猛地拍了下桌子:“还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姐夫、不要叫我姐夫!你怎么就不听呢?我是早就结过婚的人了,若是被外人听到了会怎么想?

记住,要改口,一定要改口!下次你敢再这么乱叫,信不信我把你还调回去当门口的保安?还有,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贼头贼脑的怂样,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现在是院里人事科副科长,副科长知道吗?要拿出个副科长的样子来。”

“姐夫……”

“嗯?”

廖忠宇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道:“现在不是没外人吗?叫黄院长显得多生分啊,没有叫姐夫亲切。其实我在外面不是这样的,当官谁不会,比当保安简单多了,我这样不是显得跟姐…院长亲近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