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辨证论治(1 / 2)

加入书签

李鹤轩本打算是随便忽悠白薇一下,拖延些时间,反正她也不懂中医,没想到等搭上脉后,仔细判断,居然是细弦脉!弦为风邪之征,弦而细则胃气失,弦脉主痛,胃气失则必为胃痛,结合她昨天在月经期间下水风寒入体而引发的痛经,是不是可以推断为寒邪减而风湿不尽引起的呢?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风邪不尽而上侵入胃,胃气必失,从而引发胃痛。

为了论证自己的推断,李鹤轩问道:“你应该没有胃病吗?”

白薇摇了摇头:“我饮食还算规律,胃从来没出过问题。”

李鹤轩点了点头,此时他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了,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接着说道:“伸出舌头我看一下。”

白薇皱了下眉头,不过多少也知道望舌诊是中医最基本的诊断之一,所以直接眼睛一闭,张开嘴把小巧的舌头伸了出来。

此时她的模样,闭着眼睛微吐着舌头,这是怎样一幅画面?无论怎么看都像是等君来品尝的样子,真是个诱人的妖jīng!李鹤轩不由得舔了舔嘴唇,真想把头凑过去。勉强压下这个猥琐的想法,看了看白薇的舌头和舌苔后,赶紧开口道:“好了。”生怕晚一点就忍不住凑上去。

看到白薇睁开眼睛后一副询问的样子,李鹤轩此时已经有了定论,缓缓开口道:“你的脉细弦,为风邪入胃致胃气失,胃气失则胃痛;舌淡红,乃阳气不足、血气不畅,主寒症、气血两亏;舌苔白腻,是外感邪气入体,主寒症和湿寒,所以,你的胃痛,是寒邪减湿邪不尽所导致。”

想了想,又接着问道:“你今天早餐是不是没吃或者仅吃了一点?”

白薇点了点头:“早晨起来胃有些痛,就喝了杯白开水,没吃早餐。”

李鹤轩笑了起来,再次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笑着说道:“你这哪是胃痛不想吃,分明是胃气失从而消化不良,导致胃胀不想进食。呵呵,是不是感到有些胃胀?”

白薇再次点了点头,有些迷惑的眯了下眼睛,说实话,若不是昨天李鹤轩用那看似神奇的针灸术救活溺水女孩的话,她先前是不怎么相信居然把人体与金木水火土这些东西扯在一起的中医的。可是今天听到李鹤轩刚才的分析,感觉颇有一番道理,再加上他所说的几乎都得到了验证,让她不说此刻就完全相信中医吧,但却也对李鹤轩再次刮目相看,至少相信李鹤轩还是有一定的真本事的。

“嘿嘿,你这病若是让你们西医诊疗的话,就会归类于急xìng胃炎,要做的就是保护胃黏膜啊、消炎止痛啊、维持水电平衡啊之类的,并且检查一大堆东西用于排除其他疾病,开出一大堆的药,甚至还会住院治疗,一番忙活下来,胃痛可能治好了,可根本就无法清除寒邪,必使寒邪隐伏于体内,留有后患。更何况,就算再怎么保守治疗,至少也要花费几百上千不可,这医疗成本可高的很。”李鹤轩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白薇,赶紧加大了语言攻势,想让她彻底相信中医,成功了有二十个医德可拿,他可不想放过。

白薇皱了下眉头,恢复了一贯的表情,道:“可即便是这样,采用西医治疗能让你明确这是胃病,能够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我不知道寒邪什么的这些中医所说的东西会不会驱散或者潜伏,当然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些东西所引发的胃痛,但至少我知道,经过西医的治疗之后,能够让你的胃不再疼痛,更能让你的胃功能恢复。我敢肯定,若是让中医治疗的话,不说疗效如何,十个中医里面至少有九个会说出让患者听不懂的言语,开出不同的药方!你说,患者该相信谁?”

李鹤轩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看来是不能乘胜追击了,他很清楚白薇说的这些都是实话,很多中医给患者看病之后,都会说出一些让患者云里雾里的话,不能很好的认识自己病症,不像西医诊治,是什么病能让你明明白白。中医治病,不同的中医很可能会从不同的角度下手,不说疗效如何,至少所开的药方是千奇百怪的,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很多中药有着同样的功效所致。

“可至少我说的能让你明白自己为何会胃痛?”李鹤轩轻声辩解了一句,看来自己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摆了摆手,他接着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的胃痛要治疗非常简单,不需要花费几百上千,你只要按照我昨天给你的药方再吃个四五剂,一百块都花不到,保证你活蹦乱跳,今后都不会轻易再复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