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见了(1 / 2)

加入书签

作为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又是第一个开设八年制临床医学博士的学校,二十六岁便完成博士学业的白薇一直很自傲,她虽然有个很好的家庭,但这是她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考上的直博,没有动用家里的任何关系。

如今虽然社会上无论是学西医还是中医都不好找工作,但显然白薇不在此列。还没毕业,她就面临着诸多选择,并且几乎全是清一sè的大型三甲医院。

不过最终,白薇还是被仅有的一家她所属省的下面市级三乙医院所打动,这家三乙医院就是新城市的市立医院——为了显示诚意,他们直接给白薇开出了“天价”,挂院长助理衔,各大科室随挑!

白薇不知道这家医院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这样做的,还是真的是为了吸引人才而表现出来的诚意,不过最后她还是在医院院长大谈人才兴院、描绘医院的未来蓝图之后,选择了相信医院的诚意。她的选择大大出乎了同学和导师们的预料,她的所有同学中,谁会看得上一个市立的三乙医院?

就这样,白薇来到了新城市的市立医院,成了医院最年轻的院长助理。医院里相识的医生护士们估计感觉叫白助理不太好听,叫白医生又显示不出地位,所以一般都称呼白薇为白主任,一个既好听又能突出地位的称呼。

白薇这些天一直很郁闷,她不知父母怎么想的,好像自己成了老姑娘一样,这些年一直忙着心急火燎的给自己介绍男朋友。用得着这样吗?就像自己嫁不出去了一样!在父母反对留在京城和去外省工作的情况下,为了躲避父母的“sāo扰”,这也是自己没有选择省城的大医院而来到新城市的市立医院的原因之一。

可即便是自己躲的远远的了,父母依然还是没有放弃,这不,前阵子回省城时,又让人给自己介绍了一个。

今天早上的时候,那个讨厌鬼又来医院纠缠自己了,吓得自己不得不用有事的借口,“躲”到了卫河边来。不就是仗着有个在部属国企里当一把手的父亲而出国读了几年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说话用得着动不动就夹杂几句英语单词吗?像是别人不知道他出过国一样,有什么可卖弄的,真是让人从心底里厌恶!

想到这个白薇就来气,真不知父母是怎么想到,对这种长了副小白脸、开这个跑车到处招摇的假洋鬼子公子哥居然还挺满意!

也就是在卫河边上,心里烦闷她发现了落水的那个女孩,身为医生,她毫不犹豫的下水把人救了出来,然后才有了一些列的急救和后面发生的事情。

跟着市立医院的救护车来到医院,交代好了相关的事情以及给溺水女孩办了入院手续,她才去自己办公室的专用衣橱里换了身干爽的衣服继续等待女孩的各项检查结果。

检查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奇迹般被救活的女孩并没有想象中的一系列棘手问题,仅仅是断了一根肋骨和有些肺水肿外,其他并无大碍,没有脑水肿、没有脑损伤、也没有其他并发症!这简直超出了想象,了解事情真相的医生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是女孩命大,还是真有这么神奇的医术?

看到女孩没有其他危险,松了口气的白薇才感到自己的小腹传来阵阵疼痛,苦笑了一下,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医院往住处而去。

等到了医院给她安排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从门口的踏脚下取出钥匙开了门,总算是强撑到家了。赶紧扯下身上的衣服,随便往客厅里一丢,去冲了个热水澡出来,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弓着腰皱着眉头做了个暖水袋,然后走到卧室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把暖水袋紧贴在小腹上,果然不出所料,“大姨妈”又开始闹腾了,该死的痛经!

躺在床上,忍着小腹的疼痛,不知为何,她想起了李鹤轩,心中念叨着,凭那人的神奇针灸术,不知道能不能治疗痛经?

“想什么呢?”白薇轻声呢喃了一句,有些脸红的把头缩进被子里,他也就会那两手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也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小腹还是传来阵阵疼痛,白薇知道这种疼痛至少还要伴随自己四五天时间,有的受了。唉,都怪那该死的…李鹤轩,你要是早来一会,姑nǎinǎi也就不用带着大姨妈去冰冷的河水里救人了,也就不会引发痛经!你若是来早一点,姑nǎinǎi还用得着白忙活半天没救醒人吗?那小子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看姑nǎinǎi出丑后,他才动手救人,真是个魂淡!

白薇天马行空的想着,心里开始不断的诅咒“来晚”让自己出丑让人看笑话的李鹤轩,仿佛这样可以减轻自己的疼痛。

骂了一阵,伸手去床头柜上拿手机,不想却摸了个空,白薇一愣,又摸了一阵还是没有,捂着小腹坐起来一看,床头柜上除了台灯外,空空如也。手机呢?

从床上爬起来,睡衣也懒得穿了,就那样仅穿着一个粉红sè的小内裤,一只手捂在颇为壮观的双峰上,一只手把暖水袋捂在小腹上,跳下床一溜烟跑到了客厅里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

白薇一脸沮丧的回到卧室,一只手把暖水袋捂在小腹上,另一只手狠狠的甩了几下,让胸前的小白兔跟着跳啊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