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步接触(1 / 2)

加入书签

看着救护车远去,吴朝辉拍了一下李鹤轩的肩膀,笑着开玩笑道:“小兄弟,留下个电话吧,到时给你个见义勇为好市民奖时,也方便我们联系不是。”

“这个就不用了吧?这也算不得什么见义勇为,我只是碰巧了,而又恰好会点医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得不到救治,尽力而为而已。”李鹤轩想了想推辞道,要个什么好市民奖有用吗?别因此而耽误了我找工作才是正理。

“怎么不算?”吴朝辉眼一瞪,“这当然是见义勇为!何况,你救了别人一命,她的家人想感谢你问起来的话,我们总不能说我们也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吧?这可是严重的失职!老弟,你就当是可怜可怜老哥,总不能眼看着老哥因为失职丢掉饭碗吧?”

“有这么严重吗?”李鹤轩心里直犯嘀咕,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说李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即便是家属那里可以推脱,可你想,我们出jǐng总要有记录吧?总要上报情况吧?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怎么能行?这是流程。何况,病人的情况你最了解,万一入院后出现了医院解决不了的麻烦,说不定还要你帮忙才行,你说是不是?”

吴朝辉可谓是用心良苦了,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李鹤轩的医术他都看在眼里,留下个李鹤轩的联系方式的话,今后肯定用得着,他如今是非常相信李鹤轩的医术的。

拗不过吴朝辉,李鹤轩想想也有道理,何况面前的jǐng察“叔叔”居然还少有的和蔼,解释了这么一大通,完全颠覆了他心中的形象,只好把自己的电话给了吴朝辉。

吴朝辉很高兴,急忙把李鹤轩的号码存到自己手机里面,接着拨了过来,嘴里笑着说道:“哎呀老弟,你看这只顾的忙公事,忘了给你介绍一下了。我叫吴朝辉,是城西派出所的副所长,这是我电话,你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叫我吴哥都行,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打我电话,只要在能办到,老哥一定尽力给你办的妥妥的。”

旁边的几个民jǐng不由得有些吃惊,吴副所今天怎么了?往rì里也没见过他这样啊?想要个当事人的联络方式还不容易,直接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有人敢不给?哪用得着这样低声下气的解释一大堆,还许下了这么大一个承诺,难道最近上面在狠抓文明执法不成?也没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呀。

李鹤轩也被吴朝辉的热情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笑着点头应道:“好,好,一定,一定。”

“就这样说定了,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吴朝辉拍了下李鹤轩的胳膊:“那就这样,李老弟,领导还等着我们回去汇报,就先走了。”

说完,带着几个民jǐng上了jǐng车,离开了这里。

围观的人群此时并没有完全散去,还有些人留了下来,看到jǐng察走了,便来到李鹤轩的身边,笑着问道:“小伙子,也给我们留下个电话吧?”

“是呀,我们相信你的医术,不管你今后是进医院还是自己开诊所,有个疑难疾病的,找你准没错。”

“小伙子,我老伴二十多年的老胃病了,不知你能不能治?”

“小兄弟,我爸有糖尿病,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你能给看看吗?”

“小伙子,我有高血压,经常头晕头痛、夜不能寐,中西医都看过,中西药都吃过,总不见效,你能治不?”

“小兄弟,我岳母有胆囊炎、胆xìng肝硬化,什么抗生素、皮质素都用过,钱花了大把,病还是那样,一点效果都没有,你有没有办法治一治?”

……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争相询问,他们都是亲眼见到了李鹤轩救活了被宣布已经溺水身亡女孩的人,见证了李鹤轩医术的神奇,或许他们心里可能不太相信李鹤轩能够医治的了他们所说的疾病,但毕竟这是个机会,试一试也没有多大损失。

此时李鹤轩的心在扑腾腾的乱跳,他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很想马上答应下来,但想想自己的医术,虽然在学校时学习非常认真,像这些人说的病的药方马上就能背出几个,可真正临床却远远不是这么回事。

就拿高血压来说,在中医上属于眩晕、头痛、肝风的范畴,根据临床症状又可分为肝阳上亢、肝肾yīn虚、yīn虚阳亢、yīn阳两虚、阳虚、风痰瘀兼夹六种类型,每种类型的治疗并不相同,不对症下药不仅无效,甚至会加重病情!所以中医才注重辨证论治,只有具体辩证病症,才好论治开出不同治疗方案和药方。何况,还要根据病人的体质不同、病情深浅、季候变换,在原药方上酌情加减,这样才能做到药到病除。

当然,好不容易送上门的病患,这可是能延续自己小命的根本,李鹤轩也不会轻易拒绝,想了想后大声说道:“各位大爷、大娘、大哥、大姐,你们听我说,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医治好你们说的病,但是,我曾见过我师父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包括你们说的这些疾病……”

没等李鹤轩把自己情急之中杜撰出来的师父的事迹讲完,就被人打断了:“小兄弟,能不能告诉我们你师父的联系方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