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尽力一试(1 / 2)

加入书签

卫河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很少有人会注意这里,忽然毫无征兆的一个人突兀的出现,正是从百草园出来表情复杂的李鹤轩。

看了下方向,他正要离开这里赶去救人,然而不等他迈出脚步,便僵在了那里,脸上是惊怒交加,此时怎么看都像是便秘的人在厕所里的表情。

就在不远处的路上,一辆白sè的120救护车呼啸而过,看方向绝对不是刚刚赶来,而是离开这里。

“贼老天,你玩我!”李鹤轩大吼一声,颓废的坐在了原地,失魂落魄的表情见者心酸,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完了,这下完了,我的三百二啊…我的一百八呀…我不到一百天的小命…坑爹的百草园……”

仰头长叹,他现在真可谓是痛不yù生,一百八十二的医德值像是选在头上的利剑,并且还是一点点正往头上劈来。然而医生的工作毫无着落,怎么去增加医德?难道还能到大街上见到个人病了就说来我给你开付药不成?估计到时不被打死也会被送到jīng神病院等死。

即便是回家做“黑医”,李鹤轩也觉得此路艰难。你一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工作都找不到,街坊四邻凭什么相信你?得了病能让个学中医的毫无经验的毛头小伙子乱治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烦躁的站了起来,急切间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若是不要工资去那些私立小门诊帮衬的话,或许他们会收下自己这个免费的劳力吧?

一脸的苦笑和无奈,李鹤轩走出这个无人留意的角落,事不宜迟,为了小命考虑,还是尽快试一试为好!不过,如今身上的钱眼见着所剩无几了,还要尽量争取一下,即便是不要工资,但包吃住最好能解决,难道还能伸手向父母要钱不成?

走到了路边,李鹤轩无意识的向原来救人的地点看了一眼,心里却是想着,白薇那傲气的小妞一定把自己当成没胆的怂包了吧?唉,自己在女神心中的形象就这样完了,也不知那根压断的肋骨会不会连累她。

“嗯?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围观?”

这时,刚好有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从那边走过来,李鹤轩便随口问了句:“大爷,那边咋回事?”

老头摇了摇头,叹道:“一年轻闺女想不开跳河了,刚才120来了,下来几个医生看了看,摇头说没救了,让给110和殡仪馆打电话,接着就走了。”

李鹤轩一愣:“他们没带回医院抢救吗?”

“带回去?你不知道,一直有个漂亮的女医生在那里抢救那闺女,没救过来。好像120的还认识那女医生,下来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走了。人都死了,还带回医院干嘛?他们才不会找不自在呢。”

“为什么不带回医院抢救?医院有先进的救援设备,说不定还能把人救过来呢。”李鹤轩有些愤怒,医院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没试试怎么知道人救不过来呢?万一要是能救过来,这不等于间接害人吗?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老头摇着头叹了口气,嘴里说道:“谁说不是呢!现在的人啊,就怕担责任,前阵子那个在医院设灵堂的事情你知道吧?”

李鹤轩点了点头,那时他刚来新城市,听过一些传闻。

“我有个侄女在医院当护士,知道的比较清楚一点,听她说,当时那个死者是因为心脏病发了,在120赶到时也是心脏停了,不过还是拉到了医院去抢救,结果没救过来。人既然没救过来,家属就去交钱领尸体,没想到一算,抢救的费用和其他一些花费加起来,差不多要一万块!不交钱就不让领尸。这下家属不干了,这不是讹人吗?吵了很久也没个说法,最后家属一狠心,硬说是医院无能,人进医院前还活着,是进医院后医生怠慢至病人死亡的,大闹医院,摆起了灵堂,让医院干瞪眼。”

叹了口气,老头感慨的接着说道:“事情闹大了,医院顾及影响,最后还是赔礼道歉,听说还赔了钱,才把人打发走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事情虽然了了,但院领导却迁怒当时参加急救的人,特别是120出车的医生,全都开除了。你说,有了这个教训,救护车哪里还敢再往医院拉死人。”

说完,老人摇着头走了。

听完老人的话,李鹤轩也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心中生出一丝悲凉。医院或许在救人时用了好针好药,但肯定也存了坑“死人”一把的意思,结果人家比他更狠,反过来坑了医院一把,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医生在救人时变的小心翼翼,生怕惹麻烦上身,没那么用心了!无形之中,医院与病患之间多了一层防备与不信任,更像是恶xìng循环,两者之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差。

摸了摸右手拿着的毫针,虽然120已经宣布了溺水姑娘的死亡,但既然自己在百草园中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试验了那么久,并且试验了那么多种应对措施,总是要试一试才甘心。

“这么年轻,咋就想不开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