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振兴中医之路(1 / 2)

加入书签

恍恍惚惚间,李鹤轩觉得自己似乎在天地间飘荡,从来没有过的轻松zìyóu,这种毫无约束的感觉让他陶醉。

“你就是李鹤轩?”

突然一声颇具威严的声音仿佛突破了时空的限制,在李鹤轩的耳边响起,让他顿觉身子受到某种牵引般,待循声而望时,已是身在一个鸟语花香树木郁葱的地方,仿若置身仙境。

李鹤轩有些纳闷,却也一时想不起自己为何会置身于此。循着刚才的声音再望时,眼前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亭子,里面一个鹤发童颜的威严老者正中而坐,身穿古袍,头插木簪,右手拿着一卷不知名的书,左手拿着一株他从没见过的草类植物,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和自然,与周围的环境显得相得益彰。

“这位…先生,”李鹤轩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称呼,只好含糊道:“是您在叫我吗?”

老者抬起头来,微微点了点头,手中的书卷和植草却已消失不见,盯着李鹤轩上下打量起来,期间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看的李鹤轩莫名其妙。

李鹤轩刚想再次发问,不想老者却率先开口道:“你之医术,驳杂而广,诸种派别均有涉猎,但却毫无体系,杂而不jīng,广而无序,既无门派传承,又无诸派心得体悟,贪而不得,医而少法,即便假以时rì,最多得一‘巧’字,勿论神圣。”

老者的话,听的李鹤轩满头雾水,心中充满了疑惑。

仿佛知道李鹤轩的不解,老者继续说道:“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脉而知谓之巧。自古医者,初窥门径者,毫无根基,诊病须四诊合参方能周全;再进一步,已是医中老手,只需脉证合参倘或sè脉合参便能诊病;而医中名动一方者,谓之巧医,诊病仅需切脉足以;工医者,已是闻名遐迩,关键在一问字,一问寒热二问汗,三问头身四问便,五问饮食六问胸,七聋八渴俱当辩,九问旧病十问因,再兼服药参机变!无需其他,单凭问字便能确诊,方为工医;工医之后,为神为圣,圣者闻音,神者望sè,世所罕见耳。”

听了老者的话,李鹤轩沉思了片刻,有点明白老者的意思了,开口说道:“您老的意思,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只能达到您说的切脉而知谓之巧的巧医吗?”

老者捋了捋胡须,点头道:“你资质尚可,然学而杂乱,乱而无体,杂而不jīng,若有大毅力,专心坐诊三十年,方能去芜存菁,自成体系,迈入巧医。”

不知为何,老者的话仿佛金科玉律般,让人心中居然兴不起半点反驳之意。

李鹤轩有些愕然,原来巧医也不是自己可以随便达到的,居然还要有大毅力心无旁骛的专心奋斗在医务第一线三十年积累经验,才能成为所谓的巧医!这可绝对不容易!

“年轻人,你喜欢自己所习之医术吗?”老者看李鹤轩沉默了,便开口问道。

“喜欢!”李鹤轩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想要振兴世间已成没落之势的传统医术吗?”老者又问道。

“想!”李鹤轩坚定的点了点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