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啃书人 > 锁龙人

第十一章剥皮

锁龙人 | 作者:起床难 | 更新时间:2019-02-26 20:24: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归朝蜜婚娇妻:老公,超疼的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一拳正义我的极品美女老师乾龙战天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机战无限妖禁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封印揭开,地洞显露,压在下面的黑鳞大蛇霍然出洞,与木青冥一番交谈。其后,木青冥提出了让黑鳞巨蟒给予他整张蛇皮,以便制造出新的百幻图来。在黑鳞巨蟒犹豫之时,木青冥又提出了用定风珠作为交换,换取蛇皮的条件。引出来黑鳞大蛇再次沉思许久,觉得木青冥也不是什么坏人,而定风珠就在眼前,它愿意看着木青冥把定风珠压在石塔下取而代之黑鳞巨蟒后,跟着他们离开。与此同时,在西山据点中的长生道教徒,抓来了一个少女,要将其活剥人皮,用于容器的安胎。】

  墨寒展开的结界中,狂风已歇,四周摇曳的松柏定住,但是还是洒落了一地的落叶。

  黑鳞巨蟒的两颗眼珠,紧盯着木青冥手中的珠子。只见在外表光滑,其中却遍布柳絮状纹理珠子中,有一道永不停息的旋风徘徊在珠子里,却无论怎么旋转,也破不开珠子从中冲出。

  “东海定风珠?”虽然妖力被吸食而显得修为不深,但黑鳞巨蟒阅历可不少,定睛一看就认出了木青冥手中的宝珠是什么。当下更是惊愕,散发着幽幽青光的蛇眼中布满了诧异的目光:“大禹治水后交予龙族保管的宝珠!”。

  言毕,黑鳞巨蟒瞪眼注视着木青冥,目光好似在问他:“这枚宝珠是怎么到了你手里?”的一样。

  “是的,它是东海水族的宝物,百年之前的机缘巧合,让我得到了它。”木青冥缓缓点头,继而道:“它的定风能力,可要比你的妖力强多了。就算是海上的台风,也能瞬间定住,还能将风力化为宝珠所需能量。用它来代替你,压在这定风塔下。虽然不能保证昆明城中绝无大风,但肯定不至于出现能伤及人畜的狂风。”。

  墨寒也好奇的从面前身后探头出来,端详着他手里的定风珠。第一眼就见到了珠子中卷起的旋风还在不缓不慢的旋转,犹如一个翩翩起舞的优美舞者,在珠子中旋转翻飞间,展现出优雅的舞姿。

  这玄妙的奇景,立刻吸引了墨寒的目光和注意力。

  和木青冥成亲都快一年了,今日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还藏着这等稀罕的宝物。于是好奇不减反增之下,注视着宝珠的墨寒,忍不住用意念传音对木青冥急切的问到:“你这机缘巧合是怎么来的?”。

  与此同时,心中连连猜测揣度。而黑鳞巨蟒再次上下微微晃动着脑袋,把木青冥又是一阵打量。

  它眼前此人虽然将气内敛体内,但以黑鳞巨蟒的修为,这近在咫尺的距离,还是能清楚的感知到木青冥体内之气阴阳均匀,调和完美,绝无半丝半豪的阴邪和煞气。

  看样子,眼前此人绝非是什么邪门歪道。这让黑鳞巨蟒对木青冥的话,又平添了几分信任。

  “哪有什么机缘巧合,珠子当然是从龙宫里偷出来的了。”木青冥并未在意它的打量目光,而是趁着黑鳞巨蟒一个不注意,转头对妻子微微一笑,嘴不张唇,也是用意念传音道:“不然那些老龙王怎么会舍得,把宝珠拱手相送于我吗?他们可都是抠得很的。”。

  “你还会偷啊?”诧异神色不减反增的墨寒,再次用意念传音与丈夫对话的同时,把一对眉目慢慢的圆睁起来。

  “那当然,我厉害吧。”木青冥用意念传音回了一句,脸上得意一闪而逝。

  一瞬间,墨寒对自己的丈夫忽然有了新的认识。也盘算着,今晚一定要好好问问丈夫,倒底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龙宫,偷出此宝的?

  “我虽然从未涉足过江河湖海,但定风珠的神力我也略有耳闻,而你也不像是个坏人,但别怪我先小人后君子。”沉思许久的黑鳞巨蟒说着此话,巨大的身躯蠕动了起来。

  只见巨蟒的身躯不断的从地洞里钻出,在木青冥身前,环着那地洞的边缘缓缓的盘成了几圈。高高抬起的舌头,就横在了木青冥他们头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木青冥夫妇同时,也显得这黑鳞巨蟒更是高大。

  在结界中被定住的明媚阳光下,巨蟒浑身披着的密集黑鳞熠熠生辉,闪烁着一种类似于金属才有的光芒,耀眼也夺目。木青冥他们夫妇看得晃眼,而黑鳞排列出的图纹也多给他们看得眼花缭乱,尽然不能太久的直视巨蟒身上的蛇鳞,否则以他们的修为和定力,也会头昏眼花。

  “我要看着你把定风珠压到塔底,还原封印,使得定风塔恢复定风的神力后,再和你们离开。”盘起了身躯的黑鳞巨蟒再次开口,殷红如血的蛇信子一吐一吸间,腥臭四散弥漫。

  紧握着手中定风珠的木青冥,把头一点后将手中定风珠,毫不犹豫的往上一抛。宝珠脱手高飞而起时,他双手迅速横在胸前,十指连动下指尖青芒乍现。

  木青冥的十指变化快如闪电,在一息之内结出几个变化连连的手诀后,定风珠如被磁石吸附的铁块一样,牢牢的定在了石塔塔底上。紧接着,塔身上散发出,如千丝万缕的封印之力似灵蛇游走,沿着石塔朝着宝珠爬了过去。

  木青冥额上渗出几粒豆大热汗,手上法诀不松,那些封印之力在片刻间,就把定风珠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也把定风珠,死死的黏在了塔底,纹丝不动。

  宝珠的力量和封印之力交织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融合起来。随之塔身上闪烁着青芒绿光的封印之力,渐渐的淡去。最终在木青冥他们的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才一到塔底,就颤动不安的定风珠,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随着木青冥的手诀不松,继续不断的施咒,两股力量在举目昂头的黑鳞巨蟒注视下,一点一点的合二为一。

  “定风塔上的封印和道家符篆,能完美的掩盖住定风珠的神力,水族就算靠近了也察觉不到。”在石塔上青芒消失的无影无踪时,木青冥松开了手诀,对黑鳞巨蟒缓缓道:“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该大仙你实现承诺了。”。

  话音落地,石塔塔底的石板如水波涟漪一般,晃动几下。塔底的定风珠缓缓没入了塔身之中,定风塔再次恢复了定风的作用。

  “嗯,但我被封印这么久,修为已不如从前,如今也没法正常变大缩小,你要怎么把我带走?”也没打算耍赖的黑鳞巨蟒,随口问道。

  “这个不难。”木青冥淡然一笑,再次伸手如袖,不一会后尽然从袖中拖拽出了一支高有一尺,侈口短颈而扁身平底,且圆弧肩部有四个兽头铺首耳,身上布满了细雷纹的青铜壶来。

  正是他家里的那支,施了壶中日月术的铜壶......

  哭嚎声在西山上,长生道的据点深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哑哭声带起的回声依旧充斥着凄惨,却没能让据点中的教徒们,有丝毫的动容。

  他们多数都是各司其责,对这一声声哭嚎没有丝毫的动容,更没有兴趣。甚至有的教徒,居然能在这一声声嘶喊下呼呼大睡。

  而绝弦则是微微皱眉着,眼底深处蕴含着淡淡的不忍。他环抱着古琴缓步徐行在昏暗的长长暗道中,朝着据点里深处而去。

  这一声声女人的哭嚎悠悠传来,听得绝弦心头颤抖不停。他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在听到凄厉的哭嚎声时,心中不由得触动之际,横生怜悯。

  就在昨夜,长生道教徒从昆明城外安宁县那边,悄悄的绑架来了一名妙龄少女。按刘洋所说,这种冒险的行为是为了用这位才成年的少女人皮,给鬼胎容器做被褥。使得容器中的鬼胎,鬼气更强更浓郁。

  据说,这是刘洋自己解读长生道前辈邪人著作得到的办法。书中记载了活剥了少女的人皮,能让这个少女的阴气和死后的魂魄,束缚在人皮之中,不断的转化为强化鬼胎的能量。

  但当昨日绝弦看到这个少女时,对方泪水汪汪眼中的恐惧和乞求,就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此时听到这一声声哭喊,那保留在他记忆深处,少女的眼神再次浮现。

  与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一起触动着绝弦的心神。

  走了许久的绝弦,站到了据点深处的一间石室门前。定了定神的绝弦,深吸一口气后收起了眼底不易察觉的怜悯,脸色恢复了冷漠的神色。

  “开门。”绝弦对门外看守的教徒轻声说到。

  两个教徒也没多说,点头后转身推开了紧闭着的石门。

  大门一开,绝弦就看到了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的少女被五花大绑在了屋中架起的木架上。

  在木架身边已经挖出了一个五六尺深的土坑。

  刘洋正左手持笔,右手抬着一个朱砂混合着黑墨的吃碗,站在了少女身边。

  “你怎么来了?”头也不回的刘洋,对身后的绝弦问着此话,把手中毛笔笔头,往碗中暗红色液体里一戳,提笔起来时,笔尖一点圆润的水珠滴露,在碗里荡起了道道涟漪。

  “我只是想她叫的太凄惨了,怕声音传到据点外,想着用魔音控制一下她。”绝弦微微垂首着说到,尽量避免与少女乞求和畏惧夹杂在一起的目光相交。

  “你倒是想得周到。”在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刘洋面色平静,话语不颤,手也不抖的提笔起来,在少女白皙光滑的皮肤上,不停的绘画出一道道殷红的古怪符文。

  转眼之间,拼命摇头哭嚎的少女身上,胸前就遍布了符篆无数。

  “也好。”落笔后又把笔尖,放入碗中的刘洋,不急不慢的说到:“一会剥皮她会叫的更是凄惨,你也正好可以借此试验一下你的魔音幻术,修行到了什么地步。”。

  说罢,不但面色平静,就连眼珠子都没有一下颤抖的刘洋再次提笔起来。

  刘洋会怎么剥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最新章节http://www.kenshuren.com/suolong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气修周游武侠世界三国大驯兽师美漫之黑手遮天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匠心御灵新世界绝品灵仙重生天后辣军嫂我的极品美女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