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刘擎诛杀扶罗韩,鲜卑军败(1 / 2)

加入书签

扶罗韩一见自己已陷重围,神色中闪过一丝慌张,再度望向骞萦时,却见其已背过身离开。

方才还在劝说,怎么转眼不理了?扶罗韩心中慌张更甚了。

刘擎仰头望了望天,太阳西斜,按时间算,赵云与张辽应该前来汇合了才是。

看着堵住鲜卑军退路的两营边军,刘擎不由得好奇,若扶罗韩全力冲击,能否突破这两营边军呢?

“主公,罗网已收,鱼虽不多,大鱼却在!”郭嘉看着在场中周旋的扶罗韩道。

“此战结束,第二步算是完成了,不过,一场血战是不可避免了。”毕竟对方有足足一万人,刘擎接着道:“典韦,后发制人,看看这鲜卑头子,有没有胆子冲我来。”

典韦手持双戟,跃跃欲试,黑货也拿它铁蹄蹬击着地面,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典韦提醒道:“主公,鲜卑中军有数千骑兵,数量远超我们,我估计他会铤而走险,威胁主公。”

郭嘉笑道:“他杀过来,正中主公下怀,若他待在中军,你还要费劲杀进去!”

典韦一听,觉得甚是有理,“原来主公是在等那厮,我还以为是在等子龙呢!”

呃……其实也是顺便等子龙。

毕竟这是万人大战,并非儿戏,对方是擅长弓马的鲜卑人,而且拥有近半数的骑兵,可以说,此战乃是刘擎举义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正面战斗。

子龙若能赶到,自然会多不少把握,而每一分把握,都可能少死一些士兵。

扶罗韩望着刘擎,见其没有丝毫进攻的动向,一边是后军堵死纹丝不动,一边是前军节节逼近,而刘擎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令扶罗韩十分不爽。

“扶罗韩大人,敌人按兵不动,很有可能还在等待援兵!”扶罗韩身旁一名亲兵道。

亲兵的话提醒了扶罗韩,他长刀一指,刀尖直接对着刘擎脑袋,下令道:“随我杀,先宰了汉军首领!”

扶罗韩十分清楚,若他撤退,冲击后军,其余两路人马必定会攻击,那鲜卑军必然会三面受敌,不如主动出击,以优势之兵擒贼擒王,如此,赢面更大!

得了命令,鲜卑军呼啦啦的杀过来,嘴里喊着刘擎听不懂的鸟语,看着士气还挺高涨的。

“他们在嚷嚷什么?翻译翻译!”刘擎问一旁的骞萦。

骞萦哑然失笑,没想到刘擎会问这个。

“杀他娘的汉军头子!”说完,又笑了笑。

“你替我回他们一声,就说,安心死去,汝妻子,吾养之!”

骞萦:“……”

“你不打算帮我?”刘擎转而问道。

“我不想看到族人自相残杀。”

“昔日你们被魁头赶出王帐的时候,可有想过这一点。”刘擎戏谑道。

刘擎以为说中了骞萦的软肋,骞萦却淡淡回道:“王帐并非是魁头杀戮所得,正因我知王族实力不足,才任魁头将王帐夺走,骞曼也从未放弃可汗之位!”

这倒超出了刘擎的预料,宁愿暂时失去王帐,也不忍心族人爆发流血冲突,看来这个鲜卑公主,对鲜卑子民还真爱得真切。

看着越来越近的鲜卑军,刘擎笑笑,“那你便回避一下,场面可能会有些血腥,我替你扫除这些杂碎,也免得鲜卑再生乱事!”

也替自己弄一个稳定的后方,欲图中原,北方必不能乱!

外族之敌联合大势已去,但大汉内部的问题,却才刚刚开始,野心家们甚至才刚刚开始冒头。

刘擎一伸手,禁卫将一根铁槊交予刘擎手上。

铁槊入手,紧紧一握,刘擎便本能的觉察到有一股力量正在积聚,行将爆发,他微微回首,对骞萦道,“参不参战无所谓,替我保护好军师,若其有事……”

“军师必定无恙!”骞萦抢先答道。

刘擎将槊一举,对一众禁卫虎卫道:“贼人侵我国土,死不悔改,众将士,随我冲杀,杀他娘的鲜卑头子!”

金戈猛然冲出,黑货也不敢落后,禁卫虎卫纷纷奋蹄,紧随其后,冲锋威势之猛,令看惯了战马的骞萦也稍稍侧目,刘擎这两百战马,皆是良马中的良马!

且披挂带甲,全幅武装,无疑又增加了几分气势,双百铁蹄踏在地上,不再是沉闷的声响,而是炸裂的“哒哒”声,其声势亦不输于扶罗韩上千骑兵。

“骑黄马的是头子!”扶罗韩用鲜卑语喊道。

前方十多名鲜卑兵顿时攻向刘擎,刘擎手中铁槊一紧,就怕你们来的太少!

两拨军马相交之时,刘擎看准时机,双手持槊,横扫于前,七八名最前排的鲜卑兵纷纷举刀格挡。

一阵兵兵乓乓之后,七八颗头颅抛飞上天,底下血柱喷涌,天上血水挥洒。

这一幕,令余下的鲜卑兵心生胆寒,那里还敢攻向刘擎。

保持关注刘擎的扶罗韩则被刘擎这一槊惊得表情呆滞,对方看似文质彬彬,为何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难怪他敢带兵冲杀了。

骞萦暗暗心惊不已,上一次追杀魁头,刘擎可从未动手,她一直觉得刘擎是有些本事的,可这一本事已经展示,就将人雷得七荤八素。

其实就连刘擎自己,也被这一击吓到了,他原以为会掀翻对方,可实际上,93武力的全力一击,大大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达到了对方完全无法接的地步。

难怪子龙战斗如此轻盈多变,原来他每一招出手,只动用了一丁点力量,而这,对普通人而言,已经是灭顶之灾了。

“还不错!”刘擎喃喃,再度上前奔出数步,挥槊强攻,这一次,未出全力。

一名试图格挡攻击的鲜卑骑兵被直接打落于地,昏死过去。

刘擎挥槊如风,再度击杀数人,觉得异常轻松。

“区区鲜……”刘擎话音未落,却戛然而止,他定眼一看,却见典韦率领禁卫及虎卫已经杀到前面。

他们的杀敌术,才是简单而粗暴的。

典韦左右齐动,所到之处,触戟者死,而他的目标依然明确,扶罗韩!

禁卫与虎卫攻击亦凶戾而直接,长枪穿刺是其攻击最拿手的招式,两百人的队伍就这般横扫过去,所到之处,光看着鲜卑兵一个个栽落马下,留下一地狼藉。

这些鲜卑杂碎,一个大汉边军恐怕就能打四五个,而刘擎的禁卫与虎卫,就算除去有属性的强者,其余也皆是万里挑一的精锐之士,对付他们,实则杀鸡用牛刀。

这时,北面又一阵马蹄声传来,刘擎定睛一看,是子龙与文远到了。

说明南匈奴最后的主力也覆灭了。

刘擎当即喊道:“典韦,子龙来了!”

典韦一听,垫脚一瞧,果然见到一袭人马杀了过来,那白马乌枪的,不是子龙还能是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