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我不杀女人,不代表我不杀女刺客(1 / 2)

加入书签

得到扶苏身死的消息,赵高、李斯、胡亥三人,痛饮了一宿。

第二天清晨,皇帝东巡的仪仗轰隆隆地开拔出甘泉宫,朝着咸阳方向,浩浩荡荡的前行。

沿途的百姓闻风而来,争相目睹皇帝的风采。

关中老秦人对始皇帝的尊从,那是无可匹敌的。

得知皇帝归来,一个个笑颜如花,弹冠相庆。

然而,没过多久,关中老秦人便听到了始皇帝驾崩的消息。

一时间,天下震动,犹如惊雷炸响。

可是,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接连听到数道消息。

皇帝下诏,赐死长公子扶苏。

皇帝下诏,赐死九原将军蒙恬。

皇帝遗命,册立十八皇子胡亥为太子。

十八皇子胡亥即位秦二世,征发八十万刑徒,大修始皇帝陵。

秦二世刚即位不久,便嫌咸阳宫太小,要扩建阿房宫,蒙毅上奏民力殆尽的问题,被贬上郡领军,功勋蒙氏岌岌可危。

中车府令赵高,擢升为郎中令,顶替蒙毅掌管皇帝书房,同时拥有‘代君奏事’的权力。

上将军辛胜的二十万大军不在屯守上郡,被调回云阳县,拱卫京师。

三公之一的冯劫,因政事懈怠,被罢黜御史大夫之职,闲赋在家,形同囚禁。

谁也不知道的皇族宗亲嬴德,顶替冯劫成了御史大夫。

而陇西侯李信,成了九原三十万大军的统帅。

丞相李斯,自秦二世登位后,权力大增,可以不用经过皇帝,直接颁布政令。

快马飞驰的使者,在秦国大地来回穿梭,连番劲爆消息,在九月深秋,炸开了锅。

无论是郡县官吏,还是贩夫走卒,无论是边陲军民,还是隐匿在深山老林的六国余孽,都被接踵而来的消息,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年不过五十的始皇帝,竟会突然驾崩。

他们更没想到,宽厚仁德的长公子扶苏,竟被莫名其妙赐死。

就连深得大秦百姓爱戴的蒙将军,也被仓促下狱,等待死刑。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十八公子胡亥,居然做了大秦的继任皇帝。

天呐!

就连那个初露峥嵘的黎安君,都比胡亥那庸才强吧?

始皇帝这是怎么了?

怎么能下如此昏聩的遗命?

一时间,举国动荡,人心混沌。

.......

另一边,陇西郡。

在得知始皇帝驾崩的消息后,王贲父子连夜审讯了那几名文官,最终了解到部分详情。

此时,书房密室内,王贲父子相对而坐,沉默不语。

过了半响,王离率先开口道:“爹,嬴元曼的事,咱们脱不了干系,若我猜的不错,处置咱们父子的诏书,已经在路上了!”

“他们之前诱杀我们,就是怕我们拥兵自重,虽然陇西的兵力不足十万,但我们父子的威胁,不得不考虑。”

听到这话,王贲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道:“陛下传位给胡亥的诏书,是真的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咱们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为何?”

“若我们带兵回去,很有可能被诬陷为叛逆!”

王离无奈道:“到那时候,胡亥下旨勤王,他们便占据大义,而我们毫无胜算。”

先不说这十万人能不能攻下咸阳,就算攻下了,估计到最后也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个人不是别人,当然是扶苏。

扶苏身为九原监军,与蒙恬亦师亦友,若自己父子挥师咸阳,正好给了扶苏南下平叛的借口。

不要忘了,九原可有三十万边军。

如果三十万边军南下,谁能挡得住?

就算自己父子不惧蒙恬,但三十万打十万,不用想也知道谁胜谁负。

所以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再说了,还有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

那就是六国余孽的威胁。

如果这群人找准时机跳出来,那对大秦来说,绝对是一个威胁。

沉吟半响,王离又诚恳的说:“爹的心思,我都知道,我没想过祸乱大秦,但为了王家,我们必须自保。”

“如何自保?”王贲皱眉。

却听王离继续道:“陇西郡连通大月氏这条路,我们不能丢弃,大月氏的战马要不停输送,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当然,首要任务,还是要确定黎安君的身死。”

说着,伸手拿出地图,指给王贲看:“如果黎安君活在人世,我们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便是蜀郡,汉中,这两地虽无战马,但粮产丰富,只要我们夺得这两地,就能助黎安君登上大位!”

“嗯?”

王贲面露诧异:“你小子什么时候想到的这条路?”

“不是我想到的,是韩信想到的,当初我跟他切磋橄榄球,闲暇的时候,探讨了陇西进入汉中之路。”

“韩信?”

王贲一愣;“你说那小子早就在蓄谋造反了?”

“韩信是黎安君的人,黎安君要造反,他肯定要帮其谋划啊!”王离有些好笑的道。

王贲:“.......”

王贲:“那黎安君的生死,你可有眉目?”

“有!”

王离点头:“之前抓的那个女刺客,她说刺杀过黎安君,我想她并没有成功,不过,应该能从她嘴里获得黎安君的消息。”

“既然如此,那就先确定黎安君的身死,再做下一步决定。”王贲沉沉的说道。

“可是......”

王离迟疑:“可是咸阳那边的旨意,我们该如何应对?”

“还能如何应对?”

王贲白了王离一眼,不屑的道:“抗旨不尊,老夫又不是没做过!”

“.......”

王离心中无语,嘴上却郑重的道:“抗旨不尊,只能一时权宜,等胡亥稳定大局,咱们怕是凶多吉少,而且咱们还不能不顾王家安危!”

“那你说怎么办?”王贲眯眼。

“我们父子得有一人驻守在这里,既保证这条路顺畅,也保证整个陇西在我们手里。”

王离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落在地图上:“十万军队,八万多是步兵,一万骑兵在狄道附近,现在能调用的,唯我鬼面骑。”

听到这话,王贲心头一动,神色复杂的看向王离:“你想偷偷潜入频阳,接应你母亲和妹妹?”

“不光是母亲和妹妹,我还想带陈平和韩信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