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机暗藏

作品:尊圣杀|作者:秋雨缘灭|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09:17:21|下载:尊圣杀TXT下载
  场面变得诡异起来,众人摸不透阿逸心思,却又乐得看好戏,那刀疤纹身的男子已经萎到后面,言淑雅心中顾忌颇多,思虑再三道:“行了,我代他向你赔罪,你莫要耿耿于怀了。手机端”

  “呵呵。”

  阿逸冷笑着一动不动,见着言淑雅也不做作,干净利落的往前三步,在阿逸面前恭恭敬敬的拱手一拜道:“是我管教不严,回去我定重罚于他,你...”

  “行了。”

  阿逸打断了她的话,错过言淑雅持剑走向那刀疤男子,笑眯眯的道:“吓着你了吧?”

  “没有没有...”

  刀疤男子吓得微抖,抱拳道谢:“多谢公子大人有大量,小的给您赔罪...”

  言未完,只见得橙光一闪,一道血线随即喷射而出,像是通道极窄的水管被割开,鲜红的血水在众人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

  “没必要啊!”

  “辰逸你过分了!”

  言淑雅与鹿羚同时开口呵斥,那刀疤男子瞪大着眼睛,到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一句挑衅之言惹来的杀身之祸,实在是令人发寒。

  阿逸用手帕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渍,满脸洋溢着和煦的笑容,舒了一口气道:“言姐姐,愣着干嘛,收尸啊?”

  “你够了!”

  言淑雅彻底憋不住了,古有匹夫一怒,血溅三尺,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而今仙子一怒,风云色变,却依然改变不了她的倾国容颜。

  凶手站在原地待她开口,言淑雅胸口波澜起伏,秀眉狠蹙冷声呵斥道:“我如何招惹你了,你要如此!真当是了不起的人物,想杀谁杀谁,你怎么不把天下人杀绝呢!”

  阿逸笑笑,也不辩解,只是道:“杀就杀了,你能如何我呢?”

  “我...”

  言淑雅一时语噎,但她身边的人却也不是吃素的,立刻便有一锦衣公子站出来呵斥:“杀你便是,你又如何?”

  “那来吧。”

  阿逸杵着冥剑任他来招,但却被管苏梁拦了下来,三言两语便把他劝了回去,管苏梁这才满脸堆笑着站出来道:“辰兄,别为难我堂姐了,好歹也喊一声姐姐,过之不及啊!”

  “过之不及?”

  李菁看着这无厘头的场面,此刻才站出来道:“这位兄台,何谓过之不及?”

  管苏梁讪笑一声,斜了阿逸一眼道:“想来大皇子是聪明人,何必要我来多嘴一遍呢?”

  “你知道我是大皇子,你还动手?”

  李菁乐呵一笑:“看来你言家是风头大盛啊?”

  这话片得远了,阿逸不想听下去,心中厌恶更甚,只走向了李歆瑶。

  李歆瑶见得刚才杀人不眨眼的恶人走过来,却丝毫不觉得可怕,而是抿嘴笑笑道:“你还是那么狠哦,离叔还说你是身不由己。”

  阿逸也随之笑笑,在场所的有人中,唯有李歆瑶是真心相待,正要开口之际,却听得耳边传来一道婉转的讥讽:“哎呦,这不是那个谁吗,怎么今日这么嚣张了?”

  这悦耳的声音却配上这等不入流的嘲讽之词,是李宛玉没跑了。

  阿逸都不想看她那副刁蛮模样,只是向着李歆瑶抱了抱拳头道:“小公主,我走了,你好自珍重。”

  言毕,阿逸眼中柔情四溢,却又转瞬收起,潇洒转身大步流星离去,留下一道孤独的背影给呆滞的众人。

  “他...为何要走?”李菁也有些不明白,望着李歆瑶发问。

  李宛玉脸色一沉,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阿逸面前,冷冰冰的呵斥道:“敢无视本公主,你可知道下场!”

  果然还是那副盛气凌人的姿态,阿逸低头冷笑,片刻后才抬头道:“那公主想要怎样?”

  “你是我放走的人,你得跟着我,当我的下人!”

  李宛玉仰着高傲的小脸,一副生杀大权在握的模样,阿逸沉默着,咬着牙道:“好充分的理由,好可笑的道理,非要我把你的心思拆穿了,你才能闭嘴?”

  “我又什么心思?你还敢顶撞我?”

  李宛玉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大摇大摆地站着道:“我让你留下,你就得留下,这是在仙界,不是你那四方界的山沟里!”

  “如果我非要走呢?”

  阿逸还是没把李宛玉的心思扒开来,毕竟有些话说了得罪人,李宛玉好歹也是李家的公主,阿逸身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辰兄,已经是临门一脚,何不随我们进山看看?”

  李菁在一旁劝解,阿逸抬头瞥了他一眼,沉声问道:“大皇子可曾见到过蔚姐姐?”

  这话问的意义不大,因为李菁当时也是焦头烂额,如今没有见到蔚彩在场,自然那日蔚彩就已经失踪了。

  “原来如此。”

  李菁顷刻间想清楚了阿逸的动机,笑笑道:“蔚姑娘身边有高手护卫,且又精通药理和妖兽习性,既然辰兄都能将瑶瑶安然无恙的带来,也就无需担心蔚姑娘的安危了。”

  说话间,言家人都离去了,李歆瑶也附和道:“是啊辰逸,皇兄的话不无道理,不如先进陵墓看看,说不定蔚姐姐比我们先到一步呢?”

  “呼~”

  阿逸深吸一口气,有些后悔当初把蔚彩骗来一同探险,如今身陷囫囵不能自拔,实在是犯下了低级错误,此刻进退两难,心中还想着回四方界救涵水,实在是心烦意乱了些。

  “辰兄,我有几句话单独与你聊聊。”

  管苏梁独身一人站在不远处,鹿羚跟着言淑雅去了,两拨人分开来,倒是安静了许多。

  阿逸眯了眯眼,想听他说些什么,故而走到他跟前,又移步到清净处,管苏梁这才道:“不知辰兄何至于对淑雅发这么大的脾气?”

  “兴师问罪?”阿逸顿生不悦,心道这管苏梁不该是如此不懂人情的人啊?

  “辰兄多虑了。”

  管苏梁和煦地笑笑:“此事本不该由我来提起,只是华阳真仙于我有教导之恩,又是一家亲戚,故而才有这疑问。”

  “与你无关,你也无须理会我与言淑雅之间的纠葛,若你实在想插手,不如替我给她道个歉...算了,领我去见她吧。”

  阿逸零时改了主意,只因心中有不可不解开之处,这也是阿逸刁难言淑雅的症结所在。

  管苏梁迟疑着点点头,爽朗一笑道:“那你可得委婉些措辞,不然还得由我在中间夹着做人,是兄弟就放我一马?”

  “本就没你的事,你装作看不见不行?”阿逸白了他一眼,此话明显就是在说管苏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管苏梁苦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那可不行,好歹我也是淑雅的表兄,她难受,我也得招人厌啊?”

  两人便走边谈,径直追上了言家的大部队,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言家就地搭起了帐篷,管苏梁询问了言淑雅的去处,便带着阿逸走了过去。

  “你还敢来?”

  还未走拢,白日里言淑雅身边那位衣服华贵的公子哥正巧瞧见了阿逸,顿时心生不爽道:“滚出去,放了你算便宜你了,还敢来我地盘放肆?”

  “哎哎哎~”

  管苏梁赶忙上前把他托住,附耳说了几句话,那公子哥才没好气的瞪了阿逸两眼,这才转身走掉。

  “谁啊?”

  阿逸有些好奇,言家根基很深,天赋高深智商卓绝之辈不在少数,但看此人修为虽高,却像是个二五八万。

  “淑雅的二堂兄,叫言赋,莫看是个张狂之人,实则是心思深重,城府很深的一个人。”管苏梁刻意压低着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嗓子痒呢。

  “哦?”

  阿逸来了些兴趣,扬起嘴角道:“我没看出来,若是真的,那他还算得上是个对手。”

  “可不是?”

  管苏梁故作神秘道:“言家家主如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马上要变天了,暗地里这言赋和他爹收揽了多少家产人脉,我估摸着有一半之多!”

  “...厉害。”

  按道理,家主死后,遗产才会分得清楚,大多数还是由下任家主掌管,而如今老家主人还未灭,不管大哥是多窝囊,也没有二哥插手的道理,由此可见言赋和他爹手段有多厉害。

  “那他帮着言淑雅说话,也是为了讨言淑雅欢心?”阿逸思虑一贯长远,立刻便有了计较。

  “可能吧,毕竟华阳真仙与圣尊交好,虽无实权却也算得上十二界鼎鼎大名的人物,讨好也不奇怪。”

  管苏梁见怪不怪,将这些话送到阿逸的耳朵里,不知是作何打算。

  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言淑雅的帐外,管苏梁咳嗽一声:“淑雅,是我,辰逸说要来给你道歉,你要见见吗?”

  “不见!”

  话音刚落,帐内便传出了一声烦躁的吼声,却还是那般文雅细腻,伴随着传出来的,还有一个茶壶和一对小茶杯,都是十分讲究的烤瓷,上面雕刻着蓝艳艳的花鸟图,此刻却是碎了一地的残渣。

  “言姐姐,你不想听我说说原因吗?”

  “不听!”

  阿逸冷笑一声,直接掀开帐子钻了进去,言淑雅正眼角含着泪花半躺在地毯上,见到阿逸进来立马转过身去,动作轻微地擦着脸,却又气愤道:“你出去!谁要你进来的!”

  “我来道歉,我不该当着众人的面对蔚姐姐发脾气,这点,我道歉。”

  阿逸一边说着,从灵戒中取出一副从苏?那挑的茶杯,四下找了一圈热水壶。

  待到泡好茶叶,静待茶香溢出之时,这才开口道:“同时,我也想问问,当初我与苏家联姻之时,言姐姐曾经下界阻拦,可还藏了什么话没说出口?”

  尊圣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