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5章 拉风坐骑

作品:夫君不要带球跑|作者:风流贰少|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3 08:47:21|下载:夫君不要带球跑TXT下载
  有鹰首和驯鹰人在手中,即使不用竹哨,一千只老鹰也会乖乖跟着走。

  带着它们,自然无法再施展隐身穿空术,所以即使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

  所行之处,黑压压一片,遮云蔽日,无法不惹人注意。

  楚晗将耶律盛按贴在鹰背上,这女子虽然常年驯鹰,却真未这么坐过。

  鹰本就是空中之王,骄傲得很,哪容别人骑在自己身上。

  耶律盛为表尊重,处好关系,一直没敢打破禁忌,没想到这叫楚晗的白衣女子却一顿就将金鹰打服,还真是给面子不如喂拳头,打怕也能听话。

  她只是这么想,却不知楚晗身怀窥心镜法之术,能与动物沟通,不然只这一顿打,傲气冲天的金鹰也不会轻易屈服的。

  可笑的是,世上有晕马车的,有晕船的,而她,却是新品种~~晕鸟儿!

  楚晗被她又是叫又是呕的弄得郁闷不已,真想一脚把这没用的废物踹下去摔死拉倒,免得真吐自己一身。

  可又不能真踹,最后没法子,只能撕了耶律盛自己的衣服蒙住她的眼睛,再把她摁趴在宽大的鸟背上紧贴着,一脚踩住。

  就这,耶律盛还生怕自己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双手死死抓住金鹰左右翅膀上的两根毛儿,搞得金鹰也很郁闷,因为一耍帅,那两根毛儿的毛根就会被原主子拔拉扯拽。

  虽然她的力量不足以让它感到疼痛,但,不舒服啊。

  所以它只能老老实实的平稳飞行,一点小动作都不能有。

  以前没觉得,如今有了强烈而鲜明的对比,才感觉原主子其实很弱,在武力强大而又狠辣无情的新主子面前,完全不够看。

  耶律盛若知道金鹰这么想,肯定要怄出一升血。

  为了驯鹰,她从小便离开皇宫,除了照顾她饮食起居的男奴女婢,与她朝夕相处、日夜相伴的,便只是这些鹰了,可以说,它们比亲人还亲。

  私心真话,皇族里那些没怎么见面的亲人都比不上它们。

  而这,也是她愿意以皇族血脉发誓、救金鹰之命的原因。

  她无法做到明明屈服一下就能救它却不救、眼睁睁看它死在自己面前。

  她不知金鹰也愤懑过,憋屈过,但想到楚晗单独跟它说过的那些话,便心动了,很想早点见到那只能像人一样修炼到可以施展什么传音术的鹿角灵兔,更想知道自己脱喙拔毛后蜕变成金色羽毛的样子。

  楚晗稳稳立在鹰背上,衣袂被劲风吹得猎猎作响,真是拉风得很。

  若非她是神皇,鹰的飞行速度怕是让人连气都喘不过来,直接憋晕。

  庞大的鹰群所过之处,或逃难在路上或还没有被战争波及的人们都惊慌地仰头观望。

  老鹰飞得太高,目力有限的普通百姓看不到鹰背上有人,只有各个门派的天玄武尊才能隐约看到鹰背上似乎有个人影,但那人影也不过是个大些的黑点儿,具体的身形面貌也是看不清的,甚至到底是不是个人,她们都无法确定。

  楚晗没理那些小小的骚乱、大大的惊呼,也没管随耶律盛征战的几万军兵,且不说慧明大师会带回消息,单是无处不在的凰卫楼也会行动,不需要她操心,自然有人好好“招待”丢了皇女首领的北仓人马。

  金鹰带着鹰群在天空翱翔,楚晗一千里的窥心镜法纵横八方上下,鹰飞得再高,也不可能达到千里,所以楚晗看地面仍然清清楚楚。于是,她这一路上便多了一件事:捡人!

  捡谁?

  这就多了。

  开始是到处乱蹿的任天游,这女人找她却没有方向,罗盘好像突然失灵了,一会儿指东,一会儿指南,一会儿指北,根本不知她到底在哪里,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

  直到后来回到碧霄宫,才知不是罗盘失灵,而是楚晗施展隐身穿空术去过太多地方。

  金鹰受命之下,一个俯冲,临近地面时虽已减速,但依然很快地从任天游面前掠过,若非听到楚晗在“啊啊”乱叫中的那声传音,出于天玄警觉度的任天游早已跳开。

  “哈哈哈……”被楚晗一把抓上鹰背的任天游反应过来后,觉得太刺激了,兴奋得大笑起来,“我说姐们儿,你这本事是不是太大了点儿,竟然~~咳咳……”

  低飞的金鹰斜起庞大的身躯上升加速,超大巨风迎面刮进嘴里,呛得她一口吞下自己的口水,同时,刚才飞鹰俯冲时的那种凄惨大叫又响了起来。

  任天游一低头,才注意到楚晗脚下还踩着个人,那女子嗷嗷乱呕,然后“噗”的一声,吐了!

  好在风大速疾,污秽之物的难闻气味刚从前方飘到后面,便迅速消散。加上耶律盛几日未进食,胃里空空,除了喝下的冰冷潭水和胃水,也没什么污物可吐,倒没把金鹰的后背弄得太脏。

  “这是……”任天游看着紧紧趴在鹰背上、毫无形象的少年女子,“谁呀?”

  她用的是传音,因为风实在太大,一开口,就往嘴里灌,说话太困难,不如使用腹语传音术。

  “北仓最小的皇女,”楚晗简单答道,“耶律盛。”

  “她就是被人传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的耶律盛?”任天游回头看了眼跟在金鹰首领后面的庞大鹰群,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向楚晗,“那个会驯鹰的北仓皇嗣?终于打破战神神话、突破北部边境防线的那个?”

  “就是她,”楚晗微微一笑,“有望成为太女的厉害人物。”

  能同时驯出千只大鹰为己用,不但要有方法、耐心,还很辛苦,且要守得住寂寞。

  若抛开两国敌对态度,仅这份坚韧,便值得人尊敬佩服。

  任天游撇撇嘴:“再厉害不也被你捉了?”她看向耶律盛,惋惜般的摇摇头,“太女,皇储,将来的北仓帝王啊……就这么被你捉了,皇位也没了,还真是……遇到你,也算她倒霉。”

  “不是我捉的,”楚晗实话实说,“她被卫国寺的阵法大师困在迷踪大阵里,我去时,她已经绝粮断水多日,奄奄一息快死了。”

  “这样?”任天游的好奇心立即被勾起,“那……你救了她?卫国寺的秃毛儿能拱手相让?”

  楚晗笑了笑:“慧明大师很有趣~~”

  她摇摇头正要说下去,却猛然顿住,之后再次下令:“金鹰,载上地面那一女一男两个人!”

  说完,便用窥心镜法与它具体沟通。

  金鹰的“千里眼”很快锁定目标,再一次俯冲,楚晗让任天游后退站稳,不一会儿,一大一小的两个人便在金鹰贴地飞行时、被她一手一个的捞了上去。

  “你们跑什么?”楚晗看着脸庞光洁嫩白犹如瓷娃娃的小豹子,微微蹙眉,“被人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