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97章毫不奇怪

  查监控什么的也是很方便,监控显示东西也是从10楼1008扔出来的,月子中心的监控虽然是死角,但是小黑调出了隔壁小区的监控,几个小区的监控总有一个能拍到的。

  这件事不是小事,涉及到人员受伤,必须要上报处理了。

  住在1008号房间的是一堆小夫妻,芊默和小黑不认识,这对小夫妻辨认,砸到齐齐的那罐饮料的确是他们房间的,但这对小夫妻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掉下去的。

  这家妻子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娘家没人婆家不管,丈夫又是做生意的,没时间顾着妻子边送来月子中心,刚剖腹产没两天,浑身都不舒服,哪有空看这个东西?

  而且砸到齐齐的那个时间,女主人被叫走做检查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案件似乎成了疑案。

  小黑和芊默一致认为,锁定这个时间段能出入女主人房间的人,并能查到谁是高空抛物者,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1008房间的保洁员,到月子中心调出了保洁员的资料,芊默无语了。

  “你说那么多小吃你吃什么不好?非得吃葱花饼,你看吃出事儿了吧?”

  面对芊默的戏谑,小黑表示,葱花饼其实是无辜的,他哪知道当年为了吸引女神注意力吃的那个葱花饼,后续会惹来这么大麻烦?

  1008房的保洁员是个中年大妈,本市人,丈夫在学校门口摆摊卖葱花饼,有一独生女叫薛琪琪。

  又是她!没完没了的是她!

  琪琪头天开车蓄意撞了芊默和齐齐,现在人还在关着审呢,虽然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但芊默有录音指证,她是故意撞人的,这事儿就不可能是批评教育两句就能完了。

  薛琪琪被抓,侦查期间任何人都不能见,除了律师,于是她母亲便请来律师,了解事情后,便记恨上了芊默和她的家人,认为是这一家回女儿的姻缘,还坑女儿有牢狱之灾。

  原本薛琪琪的母亲是打算趁人不注意,对着芊默的弟弟,也就是那个刚出生的小婴儿下手,刚好看到陈百川领着齐齐和小婴儿在散步,于是薛母顺手抄起一瓶水扔下去,没砸到小婴儿被齐齐挡了去,这便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当警员找到薛母时,她完全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天衣无缝,没有想到这些人会这么快的找上来。

  薛母会如此猖狂,便是因为她利用职务之便,看过月子中心的监控室。

  看监控室的那些视频,根本找不到她这个方向,可她哪里曾想过呢,由于昶默在,就没有他查不到的事情。

  薛母辩解,说她就是手滑了,不小心让水掉下去,后被发现薛琪琪跟芊默有过争执后,又谎称,她只是想吓唬这个孩子一下,她以为这水没有多重,就算是打砸到了,也只是疼一下。

  最后干脆嗷嗷哭,说她没上过学,没文化真可怕,不懂得高空抛物会带来的严重后果,说的跟真事儿一样,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她还嚷嚷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不好好学物理,后果很严重。

  这口号都喊出来了,说得芊默差点就信了...

  但事实强于雄辩,小黑找他那边的技术员,调取了薛母的手机搜索记录,在搜索引擎的记录上清晰的看到,10楼掉下一瓶水,能不能把人砸死...

  这下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搜索记录证明薛母就是蓄意害人,且不承认,无自首情节不会减刑。

  小黑还特意领着芊默去看薛母,薛母得知是自己的搜索记录出卖了自己后,掩面痛哭破口大骂,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想要做点什么不被人发现,简直是不可能。

  在强大的的证据下,薛母也只能是灰溜溜的承认了,她女儿跟芊默有过节,这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普通的高物高空抛物跟蓄意寻仇,这是两种不同的量刑概念,芊默这边齐齐还没有脱离危险,芊默咬咬紧不放松,非得要跟她对簿公堂,不肯私了。

  薛母哭着闹着,说自己是法盲,只是想给女儿单纯的报一下仇,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请求宽大处理,但芊默坚决不肯原谅。

  不知道,没听说过,没想过后果,不是故意的,不是成心的...

  这些借口,都不足以成为抵消犯错的一个理由,错了就要付出代价,跟无知没文化什么的没有一毛钱关系,法律是公正的,芊默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律师来处理,公事公办,必须要还齐齐一个公道。

  无数个案例只验证了一个道理,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十分大,娶一个贤惠的妻子惠及三代,嫁一个好的老公也是如此。

  从薛母粗暴简单的处事方式中,不难看出这个家庭的三观,会养成薛琪琪那样的女儿,一点儿也不奇怪。

  人是抓到了,但是孩子还是没有醒,芊默在等待的过程中心烦意乱,小黑便在边上劝她。

  感情便是在这样一次一次共同承担问题中逐渐的升华,芊默跟小黑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她希望自己的小弟能够平安无事,这样齐齐便能在一个良好的家庭氛围中成长。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都黑了,齐齐终于醒了,他的CT结果也拿出来了,孩子的脑干有些受伤,还有一点轻微的淤血,不过医生说问题也许不会很严重。

  脑部受伤后多少都会有淤血,这些都可以自行散开,但是孩子会非常难受,这也是在所难免的,看着那么小的孩子脑袋上缠着纱布,头发被剃光,芊默十分心疼。

  总觉得是因为自己这个孩子才被卷入这样的是非当中承受这样的痛苦。

  齐齐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双男女,他疑惑道。

  “你们是谁?我又是谁?这是哪里?”

  芊默跟小黑对视了一眼,暗道一声不妙,赶紧把医生找过来,失忆这种狗血梗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实当中?这难道不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里才会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