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七十二章 错误

作品:平天策|作者:无罪|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22 10:42:17|下载:平天策TXT下载
  魔宗的气海一片金黄,他身体的无数窍位里渐渐被莫名的金辉充斥,就连那漫天的佛光和清欲钟都不再对他的真元和感知造成任何的影响。

  升华、进化…这样的辞藻他之前在很多典籍之中看过,然而只有此刻,他才真正感觉到这些辞藻真正代表的意义。

  这是美妙,这是超脱。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在光明圣宗的山门里开始修行,沐浴在阳光里。

  极为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丝丝的热力渗透进他的肌肤,就像是无数温暖的小手缓缓的抚平他体内的天生隐伤。

  他感到新奇,感到希望,然后他看着他的师尊问道:“光明圣宗…光明的背面是什么。”

  他师尊笑了起来,他师尊收过很多名弟子,只是没有一个人真正开始修行时,就会问这样古怪的问题。

  “光明的背面,自然是阴暗。”

  他师尊回答道。

  在很多年之后,他真正的登堂入室,进入很奇妙的境界,对于许多人而言修行之中的诸多玄奥和难解之处,在他面前却是没有多少困难,他似乎成了那种一朝悟道,便一通百通的奇特修行者。

  他又问了他师尊一个问题,“物极必反,那既然光明的背面是阴暗,那阴暗的背面,自然是光明。就如漫漫的长夜过后,自然应该是华丽的日出?”

  这次他师尊并没有笑。

  他在他师尊的眼中,当然已经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懵懂的小孩子。

  他师尊深深的看着他,看出了他内心的想法,然后摇了摇头,极为郑重的说道:“阴暗的背面,未必是光明。就如人世间,驱走黑暗的是阳光,光明降临人间,只是因为烈日之威凌驾于所有黑暗之上,然而若是黑暗的力量凌驾于烈日,便如这烈日始终被更黑暗的星辰遮掩,便除非便有更大的光明降临。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阴暗便容易腐朽,在阴暗之中行走太久,便很难再重返光明,或者他已经习惯阴暗,不再会重归光明。”

  他没有反驳。

  只是再过了很多年,他都并不真正的接受这样的道理。

  他认为光明和黑暗自然共生,两者相融运转,乃天地之至理。

  生死之间有大玄妙,修行者自然不能只探索生之理,也可以探知死亡,令生命和修行得到净化。

  死亡虽然永恒,令人敬畏,但他认为一名修行者不能只存敬畏,而要征服。

  光明圣宗的那两门功法,在他看来便是生死之间的交融,理应合二为一。

  “没有人能真正的凌驾生死,除了这天地之外,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永生。”

  就在这时,吴姑织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他又笑了起来。

  他又笑得很感慨。

  因为他太过了解吴姑织。

  在当年所有的同门之中,他早就知道吴姑织是最有希望得到光明圣宗真传的弟子。

  因为她从来不喜欢和人讲道理。

  有讲道理的时间,她就已经动手了。

  所以这句话,应该是他的师尊托吴姑织说给他听。

  “唰!”

  降魔杵中间的那一点星辰似乎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直接打在子云的身上。

  那一点寒星是昔日开创佛宗的绝顶大能的眉心骨,是天下佛宗的诛邪圣器,其力量甚至远在她自己的本命物之上。

  此时的皇太后没有时间去想吴姑织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她只是直觉到致命的危险,所以她此时不想再和何修行的这名弟子纠缠。

  在她看来,何修行的这名弟子,就将永远的从世间消失。

  然而并没有。

  在这点星辰冲击到子云身体的刹那,她感觉到了一股本命气息的暴发。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更为苍白了些。

  她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那柄剑是何修行的本命剑,时隔多年之后,这柄本命剑依旧无比强大,然而这柄本命剑,其实并非是何修行这名弟子的本命物!

  他让所有人都以为这柄剑就是他的本命剑,然而其实并非如此。

  一蓬青色的气流在子云的身上泛开。

  属于他真正的本命元气爆发。

  一件青色的,似乎是陶偶一般的器物出现在寒星之前。

  那似乎是一只用陶土烧制而成的三足青蟾。

  在这一刹那,所有人出现了一丝错觉。

  这只三足青蟾似乎活了,它一口就将这点寒星吞了进去。

  嗡的一声轻鸣。

  这只三足青蟾和这点寒星一起消失。

  极远处的天地之中,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有一道充满毁灭气焰的光柱,朝着无尽的高空升腾而去。

  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和愤怒的厉吼声同时响起。

  魔宗笑了起来。

  他所猜测的事情已然成真。

  子云是何修行这名弟子的字,而不是他的姓。

  他应该姓陈,字子云。

  所以从很多年前开始,当何修行不敌沈约,无法阻止萧衍起兵登上皇位之时,何修行就已经做好了让陈家取代萧家的准备。

  陈家之所以能够在改换新朝之后,成为仅次于萧家的门阀,不只是因为陈家最早起兵支持萧衍,建立了无数战功,不只因为陈家有诸多的强大修行者,不只是因为陈家有吞天蟾这样的惊人法器,而是因为他的背后,始终有何修行的影子,始终有当年反对萧衍的一些隐世强者的影子。

  谁能想到,何修行的那名真传弟子,其实就是陈家的子弟?

  何修行的算,唯一没有算到的,是出现了林意,是出现了魔宗这样的人物。

  谁又能算无遗策?

  只是他再次印证,他比皇太后强出许多。

  他在笑。

  吴姑织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一片光明里。

  所有忠于皇帝的修行者和军士全部失色。

  观秋台上的白衣老人也彻底变了脸色。

  谁能想到有这样的惊天变故。

  陈家…反了。

  皇太后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她的心境已然失守。

  一道绝丽的剑光亮起。

  子云身上已经不再淌血,他已经大量失血,不能再有所停留,所以他在离开之前,施展出了最后的一剑。

  剑光划破虚空,直刺皇太后的眉心。

  魔宗闭上了眼睛。

  他一念花开。

  他的整个身体周围,包括他的肌肤血肉之中,绽放出了无数金色的昙花。

  与此同时,无数的金色昙花也在皇太后的身周,身上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