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73:丈夫的担子

作品:最强赘婿|作者:彦小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7 08:19:34|下载:最强赘婿TXT下载
  那老先生有个孙子,特别喜欢闹事,就是个惹事精。那小子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被这武馆里的擂台啊什么的给吸引了,然后就住在武馆里不肯走了,吃喝拉撒都要在武馆里。

  没办法,老先生和他儿子一商量,既然那小子那么喜欢武馆,那就让他也呆在武馆好了。

  随着那小孙子慢慢的长大,他看着那些东西,又想着把武馆恢复起来,于是,他就开始四处招揽喜好武学的人,把他们吸引到武馆里去比武。

  四海武馆,就是在这个时候正式成立起来的。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习武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前来四海武馆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

  那小孙子的儿子见父亲耗费了大半辈子心血的武馆马上就要面临倒闭,于心不忍,就暗中招揽退伍军人,以比赛的形式吸引那些喜好比武,亦或者是家中有困难的退伍军人前来。

  慢慢的,四海武馆就彻底演变成了退伍军人们挥洒热血的场地,时至今日,已有百多年的历史。

  “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因为,我父亲和这四海武馆的前一任馆主,也就是那个小孙子,是好朋友。小时候我可没少跟随父亲去那里做客,这些事情,都是从他们的闲谈里听来的。”

  庞飞问,“那楚大哥一定也认识四海武馆的馆主了。”

  楚之殿听完,却是连连摇头,“我父亲虽然和那馆主的父亲是朋友,我也偶尔去过四海武馆几次,但我却是从未见过那馆主的。人家现在在京都定居着呢,大忙人,哪里有时间管这么个小武馆。之所以让武馆一直经营着,也都是因为他父亲。保不齐明儿个他父亲一走,人家就把这武馆关门了呢。”

  原来如此!

  庞飞适才还想着能不能拉拢拉拢那位馆主加入野编部队,眼下看来,希望是要破灭了。

  不过,能从楚之殿口中了解这么多和四海武馆有关的事情,也算是多了几分见识了。

  几人吃完饭,庞飞目送徐贺和楚之殿离开,终于只剩下他和安瑶两个人了。

  两人相视一眼,却是什么话也没说,不由得都笑了。

  安瑶主动挽住庞飞的胳膊,先前的事情是她做的不对,这次的事情也多亏了庞飞,她不是个不明事理的女人,只是有时候遇到烦心事,难免会发小脾气。

  “你不会再次觉得我的爱对你来说像是一种压力吧?”安瑶歪着脑袋问。

  庞飞故意做出冥想的样子,惹的安瑶在他胸口狠狠锤了一拳。

  庞飞一把握住这只柔软的小手,伸手将安瑶揽进怀里,二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以中国默契,不管彼此之间再闹多大的不愉快和误会,也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上了。

  这也是二人之间感情的一种进步吧,他们都相信,未来的路肯定会越走越好的。

  第一次,二人是手挽着手一起进家门的。

  曹秀娥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神情落寞,目光空洞无神,整个人看上去宛若木头人一般。

  安瑶看了庞飞一眼,心中满是担心。

  她来到曹秀娥跟前,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妈,不管怎样,你是不是得先吃饭得先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了,你这样整天不吃不喝的可怎么行,万一你倒下了可怎么办?”

  曹秀娥无动于衷地坐着,仿佛没听见那些话。

  安瑶看向庞飞,一脸的无奈。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曹秀娥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如今又这般不吃不喝好几天了,迟早出问题!

  庞飞转身进了厨房,亲自端了碗饭出来,然后,他走到曹秀娥跟前,低低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曹秀娥灰暗的脸上顿时有了神色,眼睛里也有了光彩,她自己端起饭碗,“扒拉扒拉”着吃起来。

  安瑶震惊不已,“你跟妈说什么了?”

  “我说只要她乖乖吃饭,我就带她去找爸,我知道爸在哪里。”庞飞如实说。

  安瑶再次震惊,“你知道爸在哪?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牵扯到一些东西,庞飞不能说。

  “这件事情干你别管了,妈的事情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庞飞能像个顶梁柱一样主动承担起这些事情,安瑶求之不得,自己的丈夫终于像个丈夫一样硬气了一回,她高兴!

  曹秀娥乖乖吃完东西,庞飞又哄着她先去睡觉了,看着曹秀娥乖乖听庞飞话,活脱脱像个老小孩的样子,安瑶忍不住笑了。

  在沙发里坐着,等庞飞安顿好曹秀娥出来。

  “还不睡?”庞飞纳闷,安瑶这还是有话要跟自己说呢?

  安瑶用眼神示意他坐下,“妈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安露的事情,那丫头可一个月没回家了,再这样下去,她怕是都要把这个家给忘了。你给她打电话叫她这周末回来,没有理由,必须让她出现。”

  这种时候,庞飞觉得还不是时候把安露叫回来。

  薛京的事情、曹秀娥安建山的事情,家里已经够乱的了,再把安露叫回来,那就是乱上添乱,庞飞觉得有必要劝劝安瑶。

  “就是因为家里现在乱做一团,所以我才要她回来啊!她要坚持她的什么梦想,我暂时可以不说她,但是,我要忙,你也要忙,那妈怎么办,总的有人去照顾她不是。庞飞,我现在叫她回来不是要批评她或者怎么样,就是想让她照顾妈妈一段时间,好让我们都有足够的时间去忙自己的事情,你明白吗?”

  庞飞明白,安瑶说的他都明白,可他也明白,安露未必会按照安瑶规划的那样去做。

  那丫头现在就跟叛逆期的小丫头一样,什么事都要跟安瑶对着干,你让她往东她偏要往西,安瑶不清楚,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想让安露回来照顾曹秀娥,除非安瑶先低头服软,支持她继续自己梦想的事情,偏偏安瑶这口气,好像也不肯松口。

  这事怎么谈,庞飞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电话他打了,果然和预想的一样,安露很执着安瑶有没有同意她继续自己梦想的事情?

  “露露,你姐都说了,这件事可以稍后再说,现在是妈生病了没人照顾,我和你姐都很忙,就想让你回来先照顾妈一段时间……”

  庞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露打断,“所以她叫我回去只是在说我这种时候应该尽一个做女儿的义务?姐夫,你转告她,妈我会回去看的,但我不会照顾。你们忙,我也忙,你们有事,我也有事。还有,你告诉安瑶,别再去学校找我了,否则,我就不上这个学了。”

  电话被挂断了。

  开的免提,安瑶什么都听见了。

  这个死丫头现在是脑子被门挤了还是怎么着,为了跟她赌气至于这样吗?

  看样子安瑶还是没意识到坚持梦想对安露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各有各的坚持,倘若安瑶能站在安露的角度想一想,姐妹二人的关系现在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睡觉睡觉,懒得管她了。”

  安瑶还是进了庞飞之前住的房间。

  庞飞将其拉住,一脸黑线,“你还要分居到什么时候?”

  安瑶嘴角含笑,“你要是忍不住,可以过来找我。你不过来找我,就说明你还是忍得住的。”

  赤果果的挑衅,并且还要庞飞先低头。

  这女人都跟哪学的这些东西,不过,庞飞倒是挺受用的。

  一把抱起安瑶,庞飞抬脚一勾,身后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翌日清晨,庞飞和安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庞飞,天亮了,你快起来,快带我去找你爸……”

  安瑶浑身酸痛,根本不想起来。

  “妈找你呢,你赶快出去,别让她敲门了。”

  庞飞也困啊,昨晚基本没怎么睡,五点多才睡着的,这才六点就被吵醒了。

  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出来,曹秀娥一脸迫切地看着他,等着他带自己去找安建山。

  庞飞带着她下了楼,哄着骗着让她再去睡一会。

  把曹秀娥安顿好了,天也完全大亮了,安瑶穿戴整齐,已经准备出门了。

  庞飞拉住她的胳膊,“合同的事情我会帮你调查的,你不用担心。”

  安瑶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那你好好加油。”

  侦探社做的就是调查取证的事情,安瑶自己查不到,那是因为她有很多因素被限制着,但庞飞他们就不一样了。

  吃早饭的时候,庞飞给姬如雪打电话,把安瑶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并说这几天自己可能会花费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侦探社的事情还得麻烦他们多费点心思。

  “老板,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吧,你老婆的单子就不是单子了吗?你这样占用工作时间接私活,我们可是会有意见的。你要是说这样的话没什么,那以后我们也都可以这样了。今天帮这个找个阿猫阿狗什么的,明天帮那个亲戚找个钱包什么的,那咱们干脆别干活了,就去做义工好了。”这女人,说话总跟带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