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4章 它日之苦成今日之果

作品:一仙难球|作者:码个球|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22 08:15:52|下载:一仙难球TXT下载
  怎么用心?

  足足想了半炷香的时间,直到身后书生男子追上他排在第三的位置,茅真黄对他善意的笑了笑,然后一脚踏了上去。

  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甚至最后小跑了起来!

  书生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对方跟他笑什么,然后一脚迈上茅真黄刚刚伫立的位置。

  嗵!

  颧骨直接拍在青石阶之上,肉眼可见的一道血色青痕泛起。

  “嘶——”

  疼的书生捂着自己左脸一阵抽凉气,他终于知道那胖子为什么对他笑了。

  茅真黄连跑带颠的上行不过百阶,就见到翟老六背着手正对山峦风景远望。

  “我就知道你会等我!”茅真黄大笑的一声走到他身前,顺着老光头的目光也眺望了两眼。

  云海翻腾,瑞和景明,大日高扬,霞光万道,照射云海,色彩绚丽,更显奇观。

  上下天光,犹如汪洋中万顷碧波,海涛起伏,浪飞潮涌,银浪排空,翻滚不息。

  积金峰在雾海的衬托之下俨然是一幅仙山琼阁图,望云海长久心清而蜕尘俗,似顿短暂、神奇而又玄妙之神境。

  与山下角度不一样的美!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句曲山之美的一首诗吗?”翟老六贪婪的望着身前的美景,似乎感觉自己那双老眼有点不够用,一眼望去在回首之时,叠叠的云海又似变了一番新的景致,美轮美奂。

  “这辈子都忘不了!

  望中层云如惊涛,天风震撼海霞潮。

  有峰高出惊蒙上,宛然舟揖随波漾。

  风渐起兮波渐涌,一望无涯心震荡。

  山尖小露如垒石,高处如何同泽浪。”

  当年在大梁西北地死人堆当中,他后脊被砍了深可见骨的一刀,翟老六为分散他的疼痛当故事讲给他听的,至今都记忆犹新,毕竟蕴素山再美,还是不如他秃子口中的“仙境”吸引人。

  “那是我道听途说的!”

  “但很洽和!”

  茅真黄微笑的对翟老六道了一句,任何瞎掰都会有点根据。

  “我发现这里比我家乡美多了。”

  “我也发现这里比观楼宗美多了。”

  “哈哈……”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对着云海齐声的一阵大笑。

  “半炷香时间,还行!”笑罢,翟老六扭头对着茅真黄瞟了一眼。

  “哈哈~~像你说的,用心而已!”

  “第一关不难,卡的不是心智,而是天赋这东西……”

  翟老六话有所止,茅真黄知道他什么意思,华阳天宗正录似乎不像世人说的那么公平。

  第一关居然考的是天赋!

  天赋是天生的,天赋不好在没过第七灾者于此第二关简直是一个灾难,第一千阶就是他们的终点,而想入华阳天宗估计只有下个四年再来。

  “你七灾筑基,我亦知你三灵根,洗去其一余二,与身后那群人比,你翟老六不差。”

  “但还有一万一千阶。”

  看着迷雾遮住的路径翟老六话语有点感伤,第二关考的是天赋,他不信这条登山路剩余一万一千阶尽是如此。

  “忧虑是对的,但车到山前必有路不是么。”

  “哈哈~~人生哪得几回拼!”

  茅真黄呼了一口山间的清爽之风道:“是啊!走着?”

  “一起!但我不知有没有你走的远。”

  “上不去我背你。”

  茅真黄与这老倌开一句玩笑,希望能安慰安稳他那颗不安的心灵。

  “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

  翟老六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抬脚朝着山上迈去,此时身后已经有五六人人跨过第一千之阶,可见随后还将会更多。

  茅真黄对着脚下的青苔石阶碾了碾,轻笑的一声去追翟老六。

  重越倾山的力量不是来自脚下石阶,也不是来自眼前的这座山岳,而是来自他呼吸的清新林气。

  天地有金木水火土五属灵气,五属灵气加在一起的力量就是一座山的重量,而五灵杂根者登此山需承一座山,灵根天赋越好所需承受重量越轻。

  茅真黄先天极土单灵根,天赋之极,此第二关在他面前闭着眼都能趟过,而翟老六差了点,但好在是第七灾筑基,本是三灵根天赋于此时已是重木弱水灵根,此关对这老东西估计也不是个事,唯一就是爬此山可能累成傻狗一般。

  但他身后那群人.......

  毕竟双灵根以上修士还是少了点,而能过第七灾的筑基修士更加的少。

  恐怖!

  但此时谁在这条登山路之上也只能是渡己。

  放开自身所感,与天地相融,化地脉之灵为第十三正经,彼身贯连天地,华阳天宗第二关压在身躯之上重越山岳般的力量顿消的全无,茅真黄脚步甚至都轻了三分。

  两千阶、两千五百阶、三千阶,直至三千五百阶,回首瞭望他茅真黄依旧独步鳌首之位,但第二的位置却换人了!

  那名在第一千阶追上他的书生,而翟老六被对方的身影甩到第三的位置,足足落下二百之阶,其后第四之人为间皂宗乐康,第五之人为西重城康家那名重铠持双短枪之人。

  看于此茅真黄停下脚步的一阵若有所思,这个结果有意思了!

  他预想的未秋被甩的看不见身影,前五居然出现两名不是五宗的人。

  “在下泰安城魏明存,道友有礼了。”书生看着茅真黄盯着他默不作声,无所适从的他对此人一个稽首。

  “唐国的?”

  茅真黄一愣!

  泰安城什么地方?

  唐国之都,亦是大教阐幽薇山门地。

  此人居然在华阳天宗登山路之上,玩的可是有点跨界,正理此人去的应是阐幽薇登山路,而走真灵之路的人对华阳天宗封正之术心生向往,也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正是!”

  “魏姓可是唐国国姓,你也是?”

  “亦然!敢问道友.......”

  书生很是儒雅,犹如他身上着的青衫,一看顿让人生尊敬之意。

  “大梁华阳天宗,茅真黄!”

  听见对方承认是唐国皇族,茅真黄在看向此人时神情可是带着三分玩味,也终于知道对方为何会来积金山走华阳天宗的登山路。

  魏明存看了看茅真黄道:“那茅道友,要不要一起上山?”

  “你且上,我在此等个人。”

  中洲有一条诅咒,皇族不出大修!

  但茅真黄是不信的,估计此人也是不信的。

  “明存就先一步道友了。”

  “尽管先占,也祝魏道友山巅有位。”

  茅真黄笑呵呵的对着此人拱了拱手,心中却在想华阳天宗会不会对此人直接判死刑。

  即使唐国的皇族那也是皇族!

  宗门这种庞然大物可不会让一个姓氏即占人世间权势,又在修仙界插一脚。

  茅真黄目送着对方的身影超越他,转首对着终于奔上来的翟老六讥笑道:“不行啊!老了腿脚就是不好。”

  翟老六哼哧哼哧的瞥了他一眼道:“跟腿脚有关系?”

  屁的关系!

  压在他身上的重量可是要比这死胖子重的多,背一座山与背两座山攀这么陡的台阶,仅落下二百个台阶都算他翟老六有本事,五宗人杰此时可全在他屁股后头吃灰。

  “陪你一起走,再上五百有一缓台那里你可以歇歇。”茅真黄道了一声起身伸出胖手拽了这老倌一把。

  嗵!

  豁然一股巨力顺着他手传荡,压的茅真黄直接跪在地上。

  茅真黄惊愕的回首道:“这么重?”

  “你以为!我又不是先天单灵根。”翟老六瞥了这货一眼,刚刚幸灾乐祸的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带你五百阶!”茅真黄挺起身子拉着他那双干枯的大手漫步的往上跃。

  五百阶登山路,茅真黄拉着这老光慢慢腾腾的往上挪,直到乐康超越他过后半柱香的时间两人才到此四千阶的缓台。

  但二人脚丫子刚踏上这处缓台,茅真黄心神轰的一声犹如受重击似的顿陷天旋地转。

  茅真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个坑!

  阶无好阶,台无好台,华阳天宗让尔等舒坦就是怪事。